求之不得 - 第4节 云鬓挽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这么缜密的计划,若是没有内鬼接应和部署,他怎么信!

    只是眼下,他并无头绪,再去花心思猜谁是内鬼,谁朝他下得黑手,都无多大意义。

    他今晨坠了悬崖!

    附身在了小马驹身上。

    当务之急,是要确认他自己是真的还活着,还是,只能永远活在这只小马驹身上……

    想清楚之后,李彻脑海中更加淡定沉着,他能确认这些的前提,是首先要弄清楚自己当下是在哪里?周围是什么环境?然后才是最难的,他要凭借什么才能触达自己落崖之后的事情。最后才是他如果还活着,要怎么才能回到自己身体里去?

    这其中无论哪一条,对一只矮脚马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事。(男主:高脚马也不容易啊!!)

    祭天大典上出的事,怕引起朝堂动荡和国中骚.乱,也一定会尽力隐瞒,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他想从旁人口中知晓实情,希望其实很渺茫。

    好在变成马后,他的听觉变得十分灵敏。

    李彻也凭借出色的听觉,摸清眼下是在东昌侯府的马场上,这里是东昌侯府的马厩。

    建安侯府老夫人正带了府中的女眷来东昌侯府做客,东昌侯将新近得来的几只小马驹送给了建安侯府内的几个姑娘。

    而他,就是这几只送给建安侯府女眷的小马驹之一。

    东昌侯府就在坊州内,文山也在坊州之内,坊州到文山就半日路程。他若是从侯府逃出去,应当能一口气跑到文山。

    天无绝人之路,李彻心中重新燃起希望。

    但他此时已经恢复了平日的沉稳冷静,越是这种时候越要沉得住气。眼下他还只是知晓了眼下在坊州,在东昌侯府,也知晓了离文山只有半日路程。但文山也好,坊州也好,都离他很远,他眼下连这马厩都未必出得去。

    他需要一个契机,一个能带他走出马场,或是,至少能让他出马厩,熟悉马场周围环境的人。

    他心中正在思绪,连马厩外轻巧的脚步声传来,他都没有抬头理会。直至这阵轻巧的脚步声走向她,他才缓缓抬眸,幽幽看向身前的人影。

    他的视线看得并不清晰,唯有晚霞在她身上镀上的一层淡淡金晖。

    马的嗅觉很灵敏,她身上有他喜欢的檀香木气味。

    她朝他说,她叫楚洛。

    他一直安静得听着,不吵不闹,她让他上前,他也听话。

    看着楚洛远去的背影,李彻知道,他的契机来了。

    第004章 绝食

    黄昏过了些时候,世子夫人才领着几个姑娘骑马回了东昌侯府。

    倒春寒一过,这几日逐渐回暖,坊州的天气份外暖和。今日正好去郊外遛马,便连带着踏青、赏花和放风筝都有了。

    晨间去,黄昏后才回,一整日都玩得很尽兴,便回得迟了些。

    等回到东昌侯府,才都各个喊着骑马真累呀,胳膊和腿脚都酸痛得很。

    世子夫人抱着小世子,笑不打一处来。

    今日路上大多时候都是坐的马车,等到了坊州郊外平顺些的地方,才下了马车开始骑马。其实说是骑马,都有专门负责饲马的小厮牵着马走,一路连颠簸都少有。

    要说尻骨和大腿疼倒许是可能,但胳膊和腿脚酸痛,便是放风筝的时候嬉戏闹腾的。

    平日的三月,京郊放风筝的人多,又打挤,坊州的郊外人少,风筝也放得比在京郊时放得开,众人都玩得疯,当时不怎么觉得,拽着风筝线一个比一个跑得欢,眼下才觉得胳膊和腿脚都是疼得了,当时怎么喊都喊不住,人人都嚷着是第一。

    听世子夫人打趣完,侯府的姑娘们皆捧腹笑作一团。

    见着众人都笑,小世子也搂着世子夫人的脖子咯咯笑起来。

    晚饭在途中简单用过了,今日累了一整日倒是真的,遂各自回苑中休息。

    世子夫人将小世子交给奶娘去洗澡。

    世子夫人自己也简单沐浴更衣。

    等这头收拾妥当,奶娘也将小世子抱了来。

    小世子是侯府这一辈中独一个,又是长房嫡长孙,是衔着金汤匙出生的。

    老夫人又是极其守旧和讲求出生规矩的人,这重孙子在老夫人心中的地位非比寻常。所以小世子虽然是世子夫人在亲自教养,但每日在老夫人跟前的时间最长。

    老夫人看重孝道,世子夫人每日都带小世子晨昏定省。

    老夫人也习惯了在入睡前要看看小世子,同自己的重孙子说上一阵子话,逗弄一阵子重孙子,而后世子夫人才会领小世子回苑中休息。

    每日如此。

    今日外出游玩,世子夫人带了小世子一道去,回来得晚了些,但老夫人心中应当是惦记着小世子的,虽未特意让郭妈妈来问一声,世子夫人心中却明镜着。

    这也是老夫人喜欢世子夫人的地方。

    “曾祖母。”小世子奶声奶气的声音扑向老夫人。

    老夫人一颗心似是都融化了,“我们家星哥儿,今日去了哪里呀,曾祖母怎么都没见到你呀?”

    小世子名唤楚繁星,名字是建安侯取的。

    至繁则至简,若星辰浩瀚。

    名字又匹配了三才五格,老夫人便做主,没取旁的乳名,自小就唤得星哥儿。

    小世子被老夫人抱在怀中,两岁多一点,正是粉雕玉琢的时候,听见老夫人问话,又咯咯笑道,“骑马马,放风筝去了……”

    “哦~”老夫人被小世子逗乐,“原来我们星哥儿今日骑了马,放了风筝。”

    小世子眨着眼睛,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看得一侧的郭妈妈、世子夫人和乳娘都跟着笑了起来。

    老夫人同小世子又说了些许话。

    等晚些时候,小世子困了,老夫人也打了呵欠,世子夫人正欲领小世子回苑中,老夫人却唤住她。

    世子夫人猜到老夫怕是有话要同她说,便让乳娘先领了小世子回苑中休息,自己留下侍奉老夫人。

    老夫人又支走了郭妈妈。

    屋中就剩了老夫人和世子夫人二人。

    “云丫头,你今日可有听人说,洛姐儿去了趟马场看马?”老夫人鲜有会主动提及楚洛,世子夫人聪明,“许是病了好些时候,这几日天气又回暖,大夫嘱咐每日要寻个时辰出去走走?”

    世子夫人知晓老夫人不怎么喜欢楚洛,却未落井下石。

    一笔写不出两个楚字,在老夫人心中,洛姐儿再不好,也是楚家的女儿,她是楚家的媳妇儿,不应当卷到老夫人对孙女的好恶中来。否则若是哪一日祖孙二人和好,她这个做孙媳妇的早前说过不合时宜的话,届时也难做人。

    世子夫人心思通透,便言辞间都拿捏的妥帖。

    老夫人看了看她,叹道,“说的是,她病了这么久,出去走走也好。”

    世子夫人这才道,“六妹妹一惯守规矩,老祖宗也少操心。”

    “她是性子好。”老夫人是认同了世子夫人口中楚洛守规矩这一句,却对后一句不置可否。

    老夫人不会无缘无故同她说起楚洛,世子夫人心中清楚,老夫人不喜欢楚洛,她若多替楚洛说话,在老夫人心中便是偏颇。在以孝道为中心的家庭伦理观念里,老人家,尤其是这样鼎盛世家的老夫人,是不会认为自己有错的。

    穿越过来的时间越长,世子夫人越心知肚明。

    便也知晓其中的分寸,不去触老夫人霉头。

    老夫人果真叹道,“原本,你母亲还想撮合洛姐儿和源哥儿的,我看着倒也合适,谁知洛姐儿这时候生这么一场病,倒是她没这福分。”

    世子夫人听出老夫人语气中的窝火,果然,老夫人继续,“端地东昌侯府这么好的人家,这么好一桩亲事错过了,我这个做祖母日后上哪里去给她找这样好的亲事!”

    听到这里,世子夫人心中有数了——  老夫人是觉此事父亲母亲费心张罗了许久,老夫人自己又是默许了的,眼下却不了了之,老夫人是怕不好同父亲和母亲交待。可老夫人是长辈,又是东昌侯府嫁出去的女儿,老夫人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想让她说给父亲和母亲听,莫让两家生了间隙。

    世子夫人会意,“老祖宗的心意,父亲和母亲定然是明白的,也知晓老祖宗心疼六妹妹,挂心着六妹妹的婚事,若是他二人有缘分,也不迟在这一两月。”

    老夫人便知她是听懂了的,遂满意点头。

    世子夫人这才起身,“夜深了,不耽误老祖宗休息了,我明晨也先去看六妹妹一趟。”

    老夫人应好。

    郭妈妈将世子夫人送至苑门口。

    等出了苑落,世子夫人才微微敛眸。

    她其实心中很喜欢楚洛。

    早前星哥儿在湖边玩耍时落水,当时身边的小厮和婢女都没有会水的,楚洛想都未想,寒冬腊月里便直接跳到水中去救人。她也是后来才知晓楚洛畏寒,当时却一分犹豫都没有,她心中感激。

    但等楚洛上岸,尚在浑身打着抖,却忍着透骨的寒意同她道,“楚洛求世子夫人一件事,勿向府中旁人说起星哥儿是我救的,尤其是祖母跟前。世子夫人知晓,祖母本就不怎么喜欢我,我是怕祖母误会我有意讨好世子夫人,祖母不喜欢心思重的人,日后我在府中只会更难做,还请世子夫人和跟前的人能替楚洛保密。”

    她怔了怔,那时便觉楚洛是个心思通透的。

    老夫人对她的不喜欢,源自根深蒂固的观念。若是观念不变,她便是救起了星哥儿,但在老祖宗心中,都会猜忌她可是带了旁的目的,还不如不提。

    世子夫人应了,却也知晓了平日里这个处处低调,守规矩的六小姐,其实是个心思极聪慧的,深谙和老夫人的相处之道,也喜欢藏拙。

    世子夫人踱步回了苑中,翌日清晨,带了小世子向老夫人请安后,将小世子留在老夫人苑中,这才往稻香苑去。

    这次府中未出阁的姑娘都随了老夫人一道来东昌侯府,东昌侯府一共安排了四处苑子招呼。

    老夫人住东平苑。

    蘅芜苑安置得都是长房的人,她带着星哥儿住主屋,五姑娘楚嫣,和十姑娘楚眠住蘅芜苑内的东西两处暖阁内。

    二房的人安置在稻香苑。原本是已经出嫁的三姑娘楚媛要来,临到出发前才发现怀了两个多月的生孕,府中自然不让她再出远门。楚媛嫁得远,等这消息来回一传,人都到东昌侯府了,主屋便一直空着。六姑娘楚洛和九姑娘楚瑶分别住了苑中的东西两处暖阁。

    至于三房的楚灵,楚岚和楚姗三姐妹,则安置在春晓苑内。

    四处苑子都邻近,世子夫人到的时候,楚洛刚用完早饭。

    “六小姐,世子夫人来了。”路宝撩起帘栊,将世子夫人请了进来。

    楚洛上前,朝她福了福身,“世子夫人。”

    世子夫人扶她,“老祖宗让我来看看你如何了,这几日回暖,你身子可有好些?”

    楚洛应道,“多谢祖母和世子夫人挂记,好多了,大夫说再吃两日药便能好了。”

    世子夫人眸间笑意,欣慰颔首,“如此便再好不过,老祖宗听说你昨日去了一趟马场,也托我同六妹妹说声,有时间多去散步,换些空气也好。老祖宗是怕你在屋中闷着了。”

    楚洛也笑了笑,正欲开口,子桂却匆匆撩起帘栊,入了东暖阁中,“小姐,不好了。”

    等入内,才见还有世子夫人在,子桂连忙福身,“奴婢见过世子夫人!惊扰了世子夫人。”

    “出什么事了这么慌张?”世子夫人平和问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