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之不得 - 第7节 云鬓挽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司马小厮和路宝都舒了口气,还真吃了……

    再等楚洛又喂,他又吃。

    后来楚洛喂的速度已经完全赶不上他吃的速度,它干脆从她手中去抢。

    楚洛忍俊,遂也不喂了,干脆让他直接低头吃草。

    李彻也争气,一口气老老实实吃完了这一整摞干草。

    饲马小厮惊呆了,这……

    饲马小厮挠了挠头,“这也奇了,六小姐喂的它就吃,昨日我在马厩里放了一个整日,它连上前看都没看一眼。”

    路宝笑盈盈道,“那是我们六小姐的马,自然听六小姐的话。”

    “是是是……”饲马小厮也不敢忤逆,总归,轻尘能吃草了,他心中的一块沉石也落地了,不用担心被府中责骂了,自然更好。

    等轻尘吃完干草,饲马小厮又领了轻尘去饮(yin,四声)水。

    楚洛也守承诺,等李彻喝完水,便让饲马小厮牵着它往马场去。

    李彻强压住内心深处的激动,不时扭头环顾着马场四周的环境,还有马场内的情况。因为是马匹平素放风和基础训练的地方,所以这处马场并不大。

    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小厮一面牵马,一面同楚洛说着马场内这些设施的用处,还有平时侯府中的马多久出来放风一次等等。

    李彻没有心思细听。

    他一面被饲马的小厮牵着缰绳往前领,一面细致打量着周围看守马场的人,看了许久,眼下总共不过六七人。

    李彻心中更有数了几分。

    “六小姐,轻尘才喂了草,让他在马场里随意跑跑,消消食也好。”小厮提议,“轻尘是早前驯养过的马,在马场中不会轻易冲撞人,请六小姐放心,若是有不对,我们会拦下,不会出意外的。”

    楚洛颔首应好。

    小厮又道,“安稳起见,要请六小姐去看台那边落座。”

    楚洛从善如流。

    小厮领了楚洛去看台,另一个小厮给轻尘取下了缰绳和马鞍等。

    李彻当下便开始来回走动着马蹄,跃跃欲试。

    等小厮彻底将东西取下,李彻想也不想,撒腿便跑开了去。

    旁人看来,他便是憋得久了,如今挥着马蹄就开始撒欢到处跑。

    李彻心中却清楚,时间宝贵,他要赶紧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将这马惩周围的通道都好好探一探。

    李彻迅速跑开。

    旁人看来,便是它训练有素,都贴着马场边缘跑,还会警觉得查看周遭的情况。

    楚洛笑了笑。

    它应是早前在马厩里憋坏了,如今出来放风,随意自在得很。

    楚洛双手搭在栏杆上,看着轻尘轻快的身影,缓缓敛了笑意。

    与旁人喜欢猫狗不同,她最喜欢马,她喜欢看马蹄飞溅,风驰电掣,才是最无拘无束的模样。她亦会想,自己何时才能走出那个“马厩”,活成无拘无束的样子。

    “六妹妹在?”楚洛身后是楚灵的声音。

    楚灵是三房的嫡女,年长楚洛两岁。

    楚灵的婚事原本早就定下,是大都督府的二公子。因为夫家守孝,亲事推迟了三年,要等明年开年后才能拜堂成亲,所以楚灵虽然满了十七,却还未出阁,仍在侯府中常住。这一回,楚灵也跟着老夫人一道来了东昌侯府。

    楚洛和楚灵的关系算不得好,照面了也会循礼叫一声“四姐姐”。

    府中都知晓老夫人不怎么喜欢楚洛,下人中捧高踩低是惯有的事。

    尤其是在姑娘多的建安侯府,争宠,斗气都是常有之事,只是楚洛很少与人争,旁人也不怎么与她争,反倒不如旁的几个姑娘在府中哭哭啼啼,吵吵闹闹得厉害。

    久而久之,在旁的姐妹眼中也就不怎么讨嫌。

    顶多只是祖母不喜欢的一个庶女罢了,性子也淡,得了长辈赏赐和赞许也少,同她也争不了什么。所以在建安侯府几个未出阁的女儿里,楚洛是最少生事的一个,她从不主动招惹旁人,旁人也不怎么招惹她。

    楚灵看得清楚,一个不受祖母喜欢的庶女,还能在府中让人少有挑出错来,一定是个心底澄澈的,比自己的那两个庶妹要聪明得多。

    眼下,李彻已在马场中跑了一圈。

    这一圈是走马观花,大致判断清楚了马场的方位。

    第一圈跑过,李彻从看台前旁过,见楚洛同身旁的楚灵在说话。

    李彻并未停下,时间紧迫,遂又开始第二圈。

    这一圈便要看得更仔细些,每一处位置的关键点,参照物,哪一处有哨岗?马的视野不好,若是他趁着夜色跑出来,他可以凭借什么参照物定位?

    很短的时间里,各种想法和念头在李彻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也飞快计量,争分夺秒。

    因为不知道今日的放风会在什么时候结束,但他要表现出很兴奋,全然不想回去的模样,才能在马场中多呆些时候。

    当下,又是一圈过去。

    等第四圈跑着最东边时,马蹄微微缓了缓,目光也遂即一滞。

    这里是马场的大门!

    他竟然找到了马场的大门!!

    马的视野不怎么好,他是跑到了第四圈上面才看清,李彻忍住内心的狂喜,却还是没敢停下来,怕被人看出端倪。只得再转圈跑回来,只是这次留了心思,没有绕着马场最边缘跑大圈,而是跑小圈,似是发现了新的玩法一般,其实是想尽快折回去,只在临近东门的时候往边缘靠去。

    正好,见两个小厮在交接,又不知得了什么妙趣的事,两人交接后,光顾着说话,竟忘了栓马场大门。

    马场的门就这么大敞着,似有无尽蛊惑。

    李彻心中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若是现在就径直逃出去呢?

    李彻一面想着,一面并未停下马蹄,又绕了一圈跑过去,心中激烈碰撞着。

    再次跑过楚洛和楚灵跟前时,李彻明显转头看了楚洛一眼,她还在同楚灵说着话。

    李彻咬紧牙关,他不知应不应当这么走。

    但现在,是千载难逢逃跑的绝好机会!

    第007章 闯祸

    他是帝王,有胆识,有远见,也有豪赌的成分在其中。

    他怕这一次错过,下一次要逃跑不知是什么时候?

    马蹄飞溅,李彻心底却在飞快权衡着,这一次若是没跑掉,被逮回来会有什么后果,但若是跑掉了,许是今夜他就能到文山!

    刺杀他的人还未找出,他自己也生死未卜。

    若是坐以待毙,旁人在暗处,他在明处,只能任人宰割。即便是禁军寻到他,要刺杀的人还会刺杀他,他随时都还会有性命危险。

    他若还继续是只马,他的生死只是时日问题。

    他必须要赌!

    赌他能够顺利逃到文山!

    李彻心底拿定主意,东边马场的门就在眼前,他还是莫名回头看了眼楚洛。

    若是日后他还活着,还记得这一段记忆,那他唯一应当庆幸的是见过那双眼睛和听过她的声音。

    李彻转回头,脚下脚步如飞。

    “那匹马要跑!快拦住!!”马场中不知哪个小厮大喊了一声。

    马场中的众人都纷纷回过神来,就连看台上说话的楚洛和楚灵都回神。

    眼见轻尘拼命向大门的方向跑去,楚洛和楚灵都不由站起身来。

    “六妹妹,是你的马……”楚灵简直不敢相信。

    昨日众人都是在马场溜了好几圈马,才出门去野郊的,也没见谁的马这么“嗖”得一声就急匆匆朝着马场外跑。眼下,马场内也不只那一匹马,旁的马都还好端端的,偏生这匹马似是周围喊都喊不住。

    楚洛也眸间诧异。

    轻尘是匹矮脚马,腿不长,能有这么快的速度,应当是孤注一掷想要跑出马场去,一刻都不想在马场内停留,楚洛望着它的背影,想起早前饲马小厮说的,不吃草,只喝了两口水,给它擦身,他都会用后腿踢人。

    楚洛忽然想,轻尘并不是不合群,而是不喜欢这里。

    而且很不喜欢这里,才会抓会就想逃离。

    “六小姐……”楚洛身后的路宝也愣住,都没想到会在看台上看到这么一幕。

    马场上,已有训练有素的饲马小厮起了快马,拿套马的杆子去追。

    骏马奔腾,双腿一迈便是大步,全然同轻尘的小短腿不同,两个饲马的小厮都一手拽紧缰绳,一手放在唇边发出高高低低,又短又急促的口哨声,似是在警告轻尘停下。

    也不知轻尘是听到了,还是没有听到,反正它既未回头,也未停下,更甚至,连速度都没慢下来,就只冲着那道大门口去。

    方才在门口闲聊的两个小厮都吓呆,眼见它非一般冲过来,其中一个想去关门,但是实在来不及,它这么快,又明显是冲着门口来的,若是同一匹马撞上,还是匹这么快速度冲过来的马,下场可想而知!

    门口的两个小厮吓得面色一变,分别朝两边躲开。

    李彻心中大喜!

    没有这两个人拦着,大门就在他眼前,在有限的视线里,大门外豁然开朗。

    他逃出去了!

    李彻心花怒放,朝着那最后的门槛就是一跃!

    再说那两个小厮分两边躲开后,便各自握紧了在两侧的绳子,这绳子足足有一个拳头一般粗壮,两人一起拉绳子的两头,早前弯曲在地上的绳索忽得被绷紧!就在李彻最后一跃的门口,一根有拳头粗壮的麻绳凭空出现在眼前。

    变成马的李彻本就视线不好,等他看到时,心中大喊一声“不好”,但已然来不及。他冲刺了这么久,想停也根本停不下来,眼见都逃到了门口,就差这临门一脚,他不可能在最后一步功亏于魁。

    李彻咬紧牙关,朝着那绳索就奋力一迈!

    有机会的!

    他闭眼!

    但却忘了他是匹矮脚马,双腿本就短,能跃这么高已是奇迹,但两边牵绳索的小厮都经验丰富,又怎么会被一直矮脚马给难住,李彻纵身一跃,他们也顺势抬高了绳索,既而绕在专门卡住绳索的柱子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