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之不得 - 第8节 云鬓挽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轰”得一声!

    李彻摔得人仰马翻,眼冒金星,想挣扎着勉强站起来,却摔得有些懵,连方向都辨不了。饲马的小厮也骑马赶来,李彻被人按下,也有套绳套在马脖子上,跑不掉了……

    ******

    因为逃跑失败,惨遭抓回,饲马的小厮将轻尘单独关在一处闲置的马厩里。

    偌大的侯府,总有一两匹抽风的马。

    饲马的小厮有的是法子治这些抽风的马,这处马厩就是关不怎么听话的马匹的。

    李彻一幅心不在焉的模样,蜷在马厩的地上,怏怏没有精神,对小厮口中威胁他的狠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心中想的是,他这次逃跑失败,马场中的小厮都会加强对他的警惕,他很难再有机会从马场中直接跑出去。

    他也不知下一步应当要怎么做,下一次机会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方才明明只差一步……

    李彻闭目,心中有些泄气。

    小厮本来正训得起劲儿,却见它干脆闭眼睛了,根本没有多听他说什么。饲马小厮的火气实在不打一处来,怄气道,“你若是匹名贵的马也就算了,我家侯爷好马,府中的马场里确实有几匹名贵的品种,还有陛下御赐的良驹,这些宝马,我们自然都当金贵主子伺候着。你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模样?拿什么同这些良驹比?你也就庆幸,侯爷将你送给了建安侯府的姑娘,若是放在马场里,是府中自己的马,你看看可还有你的好果子吃?”

    李彻原本已经闭目了,听到他这句,又不由睁眼。

    马的眼睛惯来无神,这一刻,小厮却从他眼神中莫名看到了威严和恼意。

    小厮愣了愣,莫名一个寒颤。

    虽然他也不知为何会对着一匹矮脚马寒颤,但眼下,似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口中不知为何,也不敢继续再说,仿佛有些怕眼前这匹叫轻尘的马一般。

    魔怔了不是,小厮握拳轻咳两声,手中马鞭直指他道,“你自己在这里好好反省!厉害了你,还头一回见到能自己找门逃跑的马,也不看看你自己的短腿,以为大门开着就能跳出去?告诉你吧,这麻绳连比你高大得多的骏马都能防住,还能让你给跑了?”

    小厮也纯属是撒气,心中也清楚,对面的马怎么可能听得懂,便也不说了,阖上马厩的门,从外锁好出去。

    这处马厩和旁的马厩不同,因为是关不听话的马驹的,所以类似一个暗屋,李彻被栓在暗屋的一角,只有几缕光线透进来,马厩里没有旁的马,只有李彻一人,反倒更让他能安静得想明白一些事情。

    方才小厮的话,李彻确实是听懂了,所以目光也滞住。

    他早前是疏忽,并未想过这种问题,这里是马场,只要有人守在门口,哪里能这么容易,轻易逃脱?

    他就是只普通的矮脚马,马场中还有这么些良驹在,各个价值千金,这其中还有他早前赐给东昌侯的马。

    马场的小厮不可能这么散漫。

    如果连这些马都跑不出去,他眼下这幅模样更不可能。

    等这一切想通,李彻才是彻底在心底叹了声气,他早前是冲动了,没有想清楚就做事的后果,一定如此。

    这些年,他自以为历练足够多,也能谨慎沉稳,但真正等事后想来,早前的祭天大典和今日他想逃出马场并无什么不同。他以为他都权衡清楚了利弊,也都认为他已经诸事拿捏在手中,但其实,当下他看到的和实际的其实相差甚远。

    他又惯来是一个喜欢搏一搏的人,有人便是利用了他这样的心思,在祭天大典上动了手脚。

    李彻似是许久都未曾像当下一般安静得思考过事情。

    其实祭天大典出事之后,他醒来变成马,心中的惶恐占据了理性,即便他今日真的逃出了马场,逃到了文山又如何?

    他去了文山就能恢复早前文帝的身份吗?

    这些他其实都不确定,只是去文山是当下的信念,为了一个其实并没有确凿关系的信念斩断了后路,得不偿失。

    李彻想起推行新政时的诸多矛盾冲突,是不是一定要在当下就立竿见影斩断?一竿见影斩断之后,是否真的就如同他期望的一样,而后一帆风顺?

    还是都是他一厢情愿?

    很多矛盾其实可以调和,并不是非黑即白,那世家的利益得以保留,新政的路便要容易得多。

    早前的李彻许是永远不会想到,他会因为有一日变成了一匹马,在拼命逃窜失败之后,竟然想通了新政改革中模棱两可的灰色地带。

    李彻自嘲一笑。

    许是方才想得入神,连马厩外的脚步声都没听到,等回过神来时,只听见马厩上锁链被解开的声音。

    马是警觉的动物,李彻就算恹恹没有精神,还是下意识拔腿站起身来。马厩一侧的门打开的时候,楚洛正好见到他从地上站起,又警戒得同身前保持了距离。

    马厩中没有太多光,他看不清眼前的人,但她身上的檀木香味瞬间让他觉得踏实、安稳,还有几分愧疚。

    他是当着她的逃跑的,而且还是不要命得跑的,即便有人在身后呵斥和追赶,他也不回头得跑。

    今日将他从马厩中带出马场放风,还问他是不是不想回马厩的人,都是楚洛,他下意识觉得自己有些吃里扒外,更有些不敢看她。所幸,周围光线晦暗不明,眼下天色也有些暗了,他也不怎么看得清她。

    李彻心中的愧意有些无从遁形。

    “怎么这么暗?”楚洛轻声问。

    小厮连忙道,“六小姐,这里是专门用来关马场里那些不怎么听话的小马驹的,所以只留了些许光线,马的性子烈,若是不听话,在这里多关上几日便会好不少。六小姐这只马有些犟,今日才冲了马场门口,若是不关一关,许是还会闹事情,惹麻烦,性子不驯一驯,日后怕会冲撞到六小姐。”

    李彻看向楚洛,幽暗的光线下,他依稀只能看见她的一双眼睛。

    李彻心中唏嘘,像一个做错了事被抓住现行,然后见家长的孩子一般,有些怄气,又有些丧,还有些担心,不知道楚洛是不是也在生他的气。

    小厮说完,楚洛瞥目看向一侧的路宝。

    路宝上前,塞了几吊铜钱在小厮手中,“小哥您费心了。”

    给芸香这样的大丫鬟要使碎银子,因为在侯夫人身边,赏赐多,也见得多,旁的未必能入眼,使得反而适得其反;但马场上的小厮不同,若是给多了对方未必敢要,几吊铜板对方便是欢喜的。

    小厮果真笑呵呵收下,“六小姐客气了,小的们应该做。”

    楚洛也莞尔,“我见轻尘有些怕黑,劳烦多留几处空档,可以让它多见光。”

    小厮连忙应好。

    他先前还怕六小姐是说不关轻尘了,但出了今日这事,定然会有人同侯夫人说起,若是关都不关,怕是侯夫人这里交待不过去。但六小姐若只是要在马厩这里开几道空板,多透几道光下来,那是全然没有问题。

    反正日后轻尘也是要跟着六小姐回京的,届时建安侯府自有饲马的小厮驯化。

    小厮得了赏钱,当下笑眯眯拆了几处挡板。黄昏的光线顺着拆下的挡板落了下来,李彻觉得些许刺眼,微微眯了眯眼睛。

    稍许,这些光线便驱散了先前的黑暗和阴霾,他也隐约看见楚洛的身影。

    路宝同小厮在一旁说什么,李彻也没认真去听,只是随后听到两人离开的脚步声。

    马厩前,就剩下了楚洛一人,李彻想,楚洛许是要趁没有旁人在的时候数落他一通,那他也认。

    只是刚思及此处,鼻尖却闻到干草的味道。

    早前他还不怎么觉得,眼下,只觉腹中简直饥肠辘辘。除却晨间她喂他那顿,他一日都没再吃过旁的东西,又被关在黑暗的马厩中大半日,他其实饿极了。

    “不吃吗?”楚洛轻声笑道,“我可花了好几吊钱给你弄得……”

    不知为何,李彻嘴角勾了勾,他以为她是来说他的,却一个字都没有,他也慢慢上前,一点点将影子留在先前的阴影处,心情却似是慢慢好了起来。

    他慢慢走道近处,幽幽看着她,也张嘴去吃她手中的干草。

    而她就侧身靠坐在留空的食槽前,一撮一撮的干草往他嘴里送。

    两人都在笑,却都不知晓对方知晓自己在笑。

    夕阳西下,落霞在轻尘中轻舞,李彻似是忽然明白,她为何会给他取轻尘这个名字。

    他忽得有些喜欢这个名字。

    他慢悠悠咀嚼着干草,身旁,楚洛温和道,“你是不是很想出去?”

    李彻顿了顿,佯装没听懂,也怕吓到她。

    楚洛低眉笑笑,“谁不想走出关自己的马厩和马场?轻尘,等过几日,我带你出去,也带你回京,好不好?”

    第008章 消息

    这一宿,李彻只觉睡得尤其安稳。

    分明只是个破旧不堪的马厩,自己还生死未卜,就连做只马也都还在关禁闭中,但今晚的夜色星辰就是悠悠映在马厩前的池塘里,悠悠映入他眼底,也幽幽然映入他心底。

    从昨日的恼火抗拒,到今日逃跑未遂,再到夜里的平静。

    他似是终于接受眼前的现实,亦要妥善计量。

    马和人的世界不同。

    他需要循序渐进。

    李彻蜷在马厩里,温暖月色照在他身上,好似拢了一层清晖。

    月色清晖下,他缓缓阖眸。

    清梦里,她双手温暖得轻着他的鬃毛和马背,还将侧颊靠在他脖颈处,同他说,她带他回京……

    ******

    翌日醒来,李彻是被说话声吵醒的。

    马的听觉惯来灵敏,李彻缓缓抬首,但整个身子横躺在马厩里没有动弹的,只是头抬起,朝马厩外望去。

    前方正好有食槽遮挡,他又没出什么动静,不远处的人看不到他,他却能从早前取下的木块处活得视野。

    只是马的视力真的不好,他就能看清马厩外不远处有一男一女,但看不清人脸。

    两个声音虽然都陌生了些,但他应当在哪里听过。

    关他这处马厩偏僻,晨间亦没有多少人,两人说话的声音清楚传到李彻耳朵里。

    衣着华贵的妇人正是侯夫人王氏。

    王氏正叹道,“你若不说,我还不知晓祭天大典上出了这么大的事,原本侯爷也是说祭天大典后的几日会同建安侯一道回府中,我还想着就是明后两日的事。这么看,侯爷和建安侯许是要一直待在文山?”

    听到祭天大典,文山,建安侯几个字眼,李彻脑海中嗡的一声,忽得整个马身子站立,警觉起来,慢慢往马厩外靠近。

    王氏一侧,建安侯世子道应道,“岳母,我离开的时候并未见到岳丈。父亲交待说,侯府临近文山,祭天大典出了这样的事,坊州或多或少听能到些许消息,这个时候最是宫中忌讳,让家中切忌打听,引火上身。”

    王氏连连颔首。

    听到这个声音,李彻才想起是建安侯楚逢时的儿子,楚颂平。

    方才的夫人,应当是楚颂平的岳母,也就是东昌侯夫人王氏。

    听二人对话的意思,应是祭天大典出事后,宫中封锁了消息,对外说他积劳成疾,染了风寒,故而在祭天大典的时候昏倒,而后遣散了随行祭天的众臣,只留几个要臣在文山随驾。

    这应当是太傅的意思。

    太傅思虑周全。

    若不遣散众臣,所有人都留在文山,恐怕会引起朝中和国中恐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