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之不得 - 第142节 云鬓挽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似是到了当下,楚洛心中的阴霾才一扫而空,淡声道,“听说你摔到雪山沟里去了,一直爬不上来,接连爬了好几日才脱险……”

    叶亭风万万没想到,迎接他的竟是这句……

    楚洛还能是从谁那里听说的!

    叶亭风忍不住腹诽,“这个小鬼!明明答应我不说的!”

    一侧,谭源的目光探究得转来。

    谭源素来话少,目光却毒,当下,叶亭风只觉一侧的目光目光很有几分凉意,遂听谭源冷声道,“你方才不是同我说,这是和巴尔军中精锐撕杀受的伤吗?”

    叶亭风尬笑,“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谭源狠狠看他,“嗖”得一声甩开手,按了佩刀径直离开。

    除却早前在单敏科处,楚洛还似是头一遭见到谭源在旁人面前吃瘪置气的模样,叶亭风亦笑,“逗谭源挺有意思啊,这冰块木头……”

    冰块木头……楚洛顿了顿,也跟着笑出声来。

    只是谭源一走,大监只得亲自扶叶亭风回房间,一面走,大监一面担心着,“哎哟,小叶大人,您这是真没事,还是假没事啊!”

    先前听他在楚洛和谭源面前,话里话外的轻松模样,眼下真扶着他走,其实才知晓他根本就是吃力的,不像看起来那么轻松,只是在旁人面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罢了。大监是看着京中这些世家子弟长大的,叶亭风也是其中之一。

    叶亭风朝大监叹道,“大监,真疼!”

    大监叹道,“叶尚书要是见了,可不得心疼……”

    叶亭风笑,“等回京中就好了,伤筋动骨一百日,回京怎么都好了!”

    大监又叹道,“活久见,老奴也是头一回知晓“伤筋动骨一百日”还有这么个用法……”

    叶亭风朗声大笑。

    ***

    正厅外,值守的驻军撩起帘栊,楚洛入了厅中。

    李彻和身侧几个将领正好说完话,几人正准备离开,刚好见楚洛入内。

    众人纷纷朝着楚洛拱手行礼,又朝着李彻执手,而后才相继退出了大厅中。

    楚洛踱步上前。

    李彻伸手牵她,“见到叶亭风了?”

    楚洛颔首,“在苑中见到了,还见了他和谭源在一处斗嘴,我还是头一回见谭源被人气到……”

    李彻笑了笑,牵她近处沙盘边的位置落座。

    松石会意上前铺上毛绒垫子。

    李彻撑手看着沙盘,一手牵着衣袖,一手将绿色的旗帜插在一座巴尔城池处。

    “刚才没见祁玉?”楚洛好奇。

    李彻转眸看了看她,沉声道,“他同朕请命,说要去寻赵老将军,朕准了。”

    楚洛意外,目光微微怔了怔,片刻,又不觉意外。

    “朕让他去了,不然他会内疚一辈子。”李彻继续俯身插着棋子,又温声道,“朕只是没想到,姑母会同意……这趟来北关,姑母似是改观不少,也没在朕跟前说起要了之回京中的事情了。”

    李彻言罢,似是想起什么一般,转身看向楚洛,眸间笑意,“楚楚,姑母很喜欢你……”

    楚洛稍稍低眉,“姑母很照顾我。”

    李彻踱步上前,在她跟前半蹲下,她正好比他高出一个头,她低眉正好见到他。

    楚洛莞尔,轻声道,“做什么?”

    李彻正好抬眸看她,眸间都是温润笑意,言道,“姑母同朕说,让朕好好待你,不准欺负你,若是欺负你,她同朕急。”

    李彻言罢,两人都相视笑笑。

    楚洛微微嘴角牵了牵,“姑母待我亲厚。”

    李彻伸手抚上绾过她耳发,楚洛凝眸看他,李彻温声道,“楚楚,再等我一个半月,等北关这边的事情差不多了结了,我们回家……”

    楚洛颔首。

    他又轻凑上前,额头贴上她腹间,温和又慈爱道,“等到春暖花开,草长莺飞,爹爹和娘亲带你回家……”

    楚洛轻笑出声。

    他起身,吻了吻她嘴角,既而牵她起身,“来这里。”

    楚洛跟他一道,到了沙盘前。

    早前在宋关时候,她就时常出入大帐中,也同祁玉,谭源,叶亭风和赵老将军一道看过沙盘,只是李彻布下的沙盘范围更辽阔些,往北和往西到了高兰,坦洲,无牙,七盼和更远的地方。

    “我见过这几座城池的名字。”楚洛忽然想起。

    李彻转眸看她,似是意外。

    楚洛指尖轻轻搁在唇间,似忽然想起,“在东昌侯府,阿彻你让我批注的书册里,好几处都有提到这些城市……而且,”楚洛顿了顿,目光也从沙盘上收了回来,转眸看向李彻,疑惑道,“成明殿内的那些书册里,有不少你早前批注的字迹,这几座城池的名字也出现了许多次……”

    楚洛言罢,又似豁然通透,“我还见过你在配图上标注的路线……”

    楚洛将手从唇边拿开,依次指向沙盘上的高兰,坦洲,无牙和七盼几座城池,笃定道,“阿彻,这是通往西域的路!”

    李彻唇瓣勾了勾,从身后揽她在怀中,两人一道看向沙盘中这条隐隐约约的线路,楚洛只觉越发清晰明了,“阿彻……你是要打通去西域的路?”

    李彻低声笑道,“楚楚,没想到最知我心意的人,除了太傅,就是你……”

    楚洛眸间微微凝了凝,“可是,这几座城池只是零星几个点,这条线上好几处都是断开的,譬如云歌,明彩,照曲……”

    楚洛没有一一枚举。

    除却李彻方才插旗的几座城池,她方才念到的这些城池也都在路线上,想要打通,不能少了这些关键之处。

    李彻则循循善诱,“你再看看,你方才说的城池,离谁近?”

    楚洛错愕,但顺着李彻说的,见周遭诸国曲折连绵的国境线上,竟都是同苍月临近的,楚洛叹道,“苍月”

    李彻轻声道,“长风攻占高兰,坦洲,无牙和七盼的时候,苍月会拿下你方才说的这几座城池,连在一处,就是通往西域的路。这条路很长,以一国之力,根本延续不下去,但若是始于长风,途径苍月,再继续往西,比早前绕行羌亚的行程至少近了一半。”

    楚洛似懂非懂。

    李彻又指着地图上,继续道,“燕韩诏文帝时,燕韩吞并了北舆,等于直接有一条捷径绕过了羌亚,但这条路起始于燕韩,并未惠及长风,苍月,东陵和南顺诸国,但燕韩在其中受益,短短百余年间,从早前夹在苍月和西秦之间的弹丸之国,眼下到了隐隐可威胁西秦的国力,若是长风能打通这条商路,国中也好,南顺也好,东陵也好,都会是长风的腹地,这条路许是会同燕韩的鹿北商路合并,许是会取代鹿北商路,而且,这条商路一旦打通,有驻军驻守,还会避免巴尔直接南下骚扰长风,一举两道……苍月阮相同我谈了交易,双方各取所需,各得所利,苍月会出兵拿下另外几座城池。”

    李彻说完,楚洛才恍然大悟。

    看着沙盘上波澜壮阔的路线图,又听了李彻方才那翻话,楚洛忍不住叹道,“所以,你早前让我批注的那些书册,根本不是一时兴起想看巴尔的事,那些书册,前前后后约有十年了……”

    李彻应道,“父皇还在世的时候,就同太傅畅想过此事,那时我还在东宫,听得心潮澎湃,只是布局要一步步,急不得。其实太傅这些年一直帮朕在看的,就是此事,但想要有底气,打通这条商路,兵权不能留在世家手中,也需新政,藏富于民。”

    楚洛早前从未听他说起过这些,眼下,仿佛都豁然清晰,明了于心。

    李彻拥她,“楚楚,长风的未来有无限的可能,你与我一同见证。”

    第123章 大结局上:春暖大结局(上)

    日头转眼到了三月,  春日在复苏,万物皆有复苏迹象。

    后日便要离开北关,李彻同楚洛一道去了趟齐山。

    三月在别处已是暖春,  但北关要迟些,尚未开长出嫩芽新绿来。齐山常年冰雪皑皑,  这一趟去齐山的时候,  天气仍旧寒凉,楚洛披上了厚厚的貂裘御寒。

    楚洛笑笑,  恍然想起离京的时候,  她同李彻说带北关的雪水回京中泡茶,却转眼,  已是三月,  李彻也亲至北关。

    “笑什么?”李彻问。

    楚洛有身孕在,  方才一路,李彻都牵着她的手,  路上走得慢。

    楚洛也不隐瞒,“想起离京的时候,  说要带北关的雪水回宫泡茶,就像还是昨日的事,  又忽觉中间发生了许多事。”

    李彻见她额头微微出了些汗,嘱咐大监在此处歇下。

    大监带了侍卫布好桌椅,  又听李彻朝楚洛道,  “无需等到回京,当下就可以在齐山,用雪水煮茶。”

    大监当即会意,一面让人在周围置好了碳暖,又一面吩咐人放了煮茶的器皿。歇脚处就在流水旁,  呵气成雾,人却不冷。一侧的流水,是齐山上雪水所化,早前楚洛同祁玉来的时候还是涓涓溪流。

    眼下,已汇聚成杏。

    松石取了水来。

    竟是李彻要煮茶。

    不仅楚洛诧异,李彻身后的大监,路宝和松石几人都在掩袖偷笑。

    李彻也不在意,反而面带笑意。

    楚洛不宜饮茶,李彻煮的是花果茶。花果茶里有茉莉,柚子,和果粒,带着酸酸甜甜的口味,光是煮茶的时候,清新的花果香味便让楚洛启颜。

    楚洛心底澄澈,连茶具都备好,李彻从一开始便想的是带她来齐山饮茶,楚洛更没想到,李彻带她饮的是花果茶。

    楚洛似是恍然想起小时候,娘亲在家中煮的蜂蜜柚子茶。

    仿佛都过去许久了,但在这杯花果茶入口的时候,楚洛却能清晰记起小时候的味道,娘亲的味道,楚洛笑了笑,“这味道很特别。”

    李彻抬眸看她,“喜欢吗?”

    楚洛点头,“很喜欢。”

    李彻似是受了褒奖一般,眸间都是喜色,温声道,“等回宫中,我们再做。”

    李彻言罢,身后,大监几人又轻笑出声。

    大监跟了李彻多年,见李彻头微微偏了偏,当即便“义正言辞”叹道,“都有没有规矩,一边站着去。”

    言罢,顺理成章带了松石和路宝几人快步离开。

    李彻和楚洛都相视笑了笑。

    李彻重新拎壶,“还要吗?”

    “要。”楚洛应声。

    李彻拎起茶壶给她斟茶,茶水清脆的落杯声中,李彻忽得想起很早之前,在东昌侯府马场时候,他睁眼看到她时的模样。那时黄昏,落霞在轻尘中轻舞,他那时其实并不能全然看清她,只是在前途未卜,未来不知时,她言辞间带给他的暖意,他到眼下还记忆犹新……

    他还记得,从文山到东昌侯府的一路,他看似平和,实则抑制不住心中终于要见到她时的喜悦,在东昌侯府即便一眼认出她的身影时,他眼中的好奇,憧憬,惊喜,期盼,分明舍不得移目,但又怕唐突,吓坏她……

    脑海中的浮光掠影,似是许久之前的事,但分明又历历在目。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