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之不得 - 第144节 云鬓挽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但似是越如此,越被她折腾得不轻,他忍了足足三四月,哪里经得起她闹腾?但太医说过,月份太小,不安稳……

    他只得克制,“楚洛。”

    只是下一刻,整个人都愣住,既而脸红到了脖子处。

    楚洛似是连着手酸了好久。

    路宝入内时,叹道,小姐可是写字写久了,要不歇两日吧。

    李彻一张脸涨得通红。

    ……

    后来是手不酸了,是李彻的脸更红了……

    ***

    如此这般,四月末的时候,终于回了京中。城门口,有百官相迎,李彻换上了龙袍,在城门口处,马车换成了龙撵。

    御驾亲征,北关大捷,长风国中人人心中欢悦。

    如今天子回京,百姓在城中夹道欢呼。

    一路回宫,楚洛都坐在李彻一侧。四月末,早已春暖花开,微风吹起龙撵上的幔帐,拂面不寒。

    楚洛淡淡垂眸。

    她知晓,李彻是有意让她同他一处。

    第124章 大结局中:奏请大结局(中)

    楚洛正月离京,  回宫已是四月。

    龙撵缓缓在成明殿外落停,子桂,顺子,  福茂,茶烟几人都在前苑翘首期盼着。

    等龙撵停稳,  李彻缓缓扶了楚洛下来,  温声叮嘱“慢些”,楚洛颔首应好,  众人才纷纷迎了上去,  “陛下,娘娘!”

    楚洛离京几月,  京中同北关又离得远,  忽然听闻北关变故,  殿中众人没有不担心的。虽说有陛下后来的御驾亲征,但成明殿中伺候的人都知晓,  北关才出事那几日,陛下在殿中几宿没合过眼,  否则哪能这么快就调动了各处驻军,还将御驾亲征的事情定了下来?

    殿中,  子桂是最担心的一个。

    北关不似京中,虽然楚洛与大长公主一路同行,  但六小姐诸事都隐忍又低调,  还有些胆小的性子,北关出事,六小姐应当会怕得一整夜都睡不好觉……

    虽然身边跟去的路宝和松石二人,都是六小姐身边熟悉和得力的,但子桂还是一颗心悬着,  即便陛下去了北关,宫中偶尔有消息传回,子桂还是根本放不下心来。眼下,终于见到楚洛,子桂才觉一双眼睛都噙着泪水,盈盈满眶着。

    子桂和路宝二人自幼便跟着楚洛,楚洛还小的时候就是她身边的小丫鬟,侯府中再如何,她二人同楚洛都亲厚,楚洛亦是。眼下,许久未见,久别重逢,楚洛忽然见到子桂这幅模样,知晓她在宫中应当每日都在替担心受怕,楚洛鼻尖微红,上前拥她,“子桂,我回来了。”

    子桂不争气得哭了出来。

    子桂哭,楚洛眼中也隐隐含泪。

    路宝怕她冲撞了陛下和楚洛腹中的小殿下,上前悄声道,“好了,子桂。”

    子桂尚未反应过来,路宝已扯了她的衣袖,牵到一侧,轻声道,“小姐有身孕了,别惹小姐哭……”

    身……身孕?子桂愣住。

    身侧,大监温和笑道,“娘娘有四个多月身孕了,陛下紧张得很,这一路上都嘱咐慢慢走,要不,能眼下才回京吗?”

    从大监口中说出的,便没有假的。

    是六小姐真有身孕了!~子桂伸手捂住嘴角,眸间都是激动。

    路宝连忙牵了她的手,做了嘘声的姿势。

    李彻已牵了楚洛一道入了殿中。

    路宝和子桂二人连忙跟上。

    离京许久,在踏入成明殿的一刻,楚洛才似真的回家了。缓缓驻足,前苑的腊梅花枝上早已空了,但她记得李彻说的,这两株腊梅树,一株叫大吉,一株叫大利,她忽得笑出声来。李彻见她目光一直停留在这两株腊梅树上,唇瓣勾起,李彻亦想起年关时候,他同她一道点了成明殿的爆竹。

    她那时还有些怕,他一直哄着她。

    最后是她点的引线,只是引线都要燃尽了,她只能揽紧他喊齐光哥哥,他才抱着她跑开,她惊呼,年关伊始便热闹又喜气……

    眼下,就似昨日的事情。

    也是他同她过得第一个年关……

    两人都想起这一幕,眸间便都是笑意,转眸看向对方的时候,也从对方眼中看到会意。

    李彻从身后拥她,“今年年关,还是你来点……年年都大吉大利,我做你后盾……等孩子大了,就让孩子点,爹娘给她做后盾……”

    不知为何,这句话从他口中说出时,她心底满满都是暖意。

    他的下颚轻轻抵在她头顶,清澈好听的声音在她耳畔想起,温润如玉,“楚楚,今年年关就不是我们二人了……还有孩子……”

    楚洛好似也被他提醒,不由期盼憧憬,只是片刻,又轻叹道,“眼下才四月……”

    “四月还不快?”他娓娓道来,“下月是端阳节,京中有龙舟赛;六七两月,朕已有事情安排;八月又到中秋,宫中要操办中秋宴;九月又是重阳,并着秋收,还要给京中的近臣添置冬衣;十月,孩子就出生了……”

    听他这么一说,楚洛果然怔住,真是这么回事……

    再等到十一月,要准备年关之事,十二月就至年关了,孩子出生后,只怕时间过得更快!

    李彻牵起她的手,一面踱步回殿中,一面自顾笑道,“楚楚,端阳开始,你在宫中就要忙起来了……”

    楚洛转眸看他,不知何意。

    他笑而不语。

    ***

    这一觉,楚洛睡到天明,仿佛是自离京以来,睡过最舒服的一觉。

    在外如何好,都不如在成明殿中温暖自在。

    四个月末,五个月的身孕,楚洛已经显怀,只是害喜害得厉害。

    早前大监就叮嘱过,娘娘眼下有身孕在,不比早前,务必仔细伺候着。

    路宝,子桂和茶烟三人轮值,一刻也不敢松懈。

    夜里有陛下在,昨夜是茶烟在内殿外值夜,眼下,楚洛起身,路宝和子桂伺候她洗漱更衣。

    四月末,晨间起床已不冷。

    李彻已去早朝,早前去了北关一趟,朝中诸事都等着他拿主意,故而昨日回京,今日便复朝。

    李彻卯时便醒,只是没有吵醒她。

    自有身孕后,她每日睡得时间很长,也睡得沉。

    太医说是好事,现在养足精神自然更好,再等孩子的月份再大些,晚上许是还会失眠,会翻来覆去睡不着,能养便多养些,只是要注意饮食,不可吃得太多,让孩子长太大。

    楚洛都尊医嘱。

    娘亲就是医女,也留下了不少手抄。

    从北关回京的一路,李彻在看折子,她大多时候就在看手抄,仿佛从未有这么多空闲时间可以专注阅读过。

    太医说的,同娘说的一样,她更不敢大意。

    再加上早前在北关,她并未多小心,如今想来,才觉孩子怕是个懂事的,才会这么安分又听话。

    路宝和子桂替她更衣时,她伸手抚了抚微微拢起的小腹,想着里面孕育的小小的生命,勇敢得陪着她一道在北关帮助了不少人,也救了不少性命,心想,以后,一定是个勇敢又有担当的孩子(哈哈哈,你立flag~)。

    楚洛莞尔。

    等洗漱更衣完,楚洛在前殿用早膳。

    北关的菜,她一直吃不大习惯,也害喜害得厉害,回了京中,反复御厨做得早餐都很合胃口,她吃了不少。

    松石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

    这一路上,他是见楚洛遭了不少罪,尤其是不怎么合胃口的菜,要么吃了几个就不舒服,要么吃不下去,但眼下,早膳便用了满满一碗。

    稍后,福茂入了殿中,恭声道,“娘娘,叶夫人和九小姐来了。”

    母亲和小九?楚洛微微怔住。

    若是小九单独来,她许是会想是李彻的意思,早前李彻就让小九入宫陪过她,但母亲……

    李彻应当不会唤母亲来。

    “请。”楚洛敛了思绪。

    福茂照做。

    楚洛唤了声,“路宝。”

    路宝会意扶她起身。

    非朝中之事,大都在西暖阁见客,眼下,福茂也是将人领去了西暖阁处,路宝扶着楚洛往西暖阁去。

    远远的,楚瑶见到楚洛,便在叶夫人身侧欢喜挥手,“六姐~”

    “小九……”叶夫人提醒。

    楚瑶赶紧噤声,这趟是同母亲一道来的,规矩还是要讲的。

    楚瑶却还是藏不住笑意,站在叶夫人身后,等路宝和扶着楚洛入了西暖阁时,跟着叶夫人一道,朝楚洛行礼。

    “母亲坐。”楚洛言罢,松石会意,亲自入内斟茶。

    叶夫人是娘娘家中嫡母,与旁人不同,松石不敢怠慢。

    楚洛也在小榻上坐下。

    叶夫人是她的嫡母,楚洛一直唤的母亲。

    只是从她记事起,母亲就一直不在建安侯府,而是在外静养,三姐也一直同母亲一道在外静养。二房苑中,似是只有娘亲带着二哥和她,与爹一处。

    她对母亲就很陌生,爹也很少提起。

    娘亲过世之后,也一直是爹带着二哥和她。有一次,她在祖母跟前挨了打,打得很有些厉害,身上都是戒尺印,她哭得止不住,爹看了,一股怒意涌上心头,抱了她去祖母跟前理论,当时还闹得有些厉害,二房险些分家,这些她记不太清楚,是二哥后来同她说起的。只是这次爹和祖母打闹一次之后,再似忽然变了一个人一般,祖母替爹房中纳了陶姨娘,母亲也是这个时候回的家中。

    母亲膝下只有三姐一个女儿,就将二哥记在名下做了二房嫡子。

    后来,陶姨娘生下了小九和颂霄。

    祖母待小九和颂霄,其实比二哥同她都要好,但因为二哥是二房嫡子的缘故,祖母也不怎么好说,祖母有时斥责她的时候,母亲会替她说话,只是在她的婚事上,母亲和爹都不怎么吱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