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之不得 - 第145节 云鬓挽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楚洛思绪飘得有些远,正好收回,“母亲怎么来了?”

    叶夫人淡声道,“我有事同你说,特意入宫一趟。”

    楚洛目光微滞,她很少这么同她说话,楚洛听明白了其中意思,遂朝松石道,“早前从北关回来,祁玉送了我一顶白狐狸毛的帽子,你带小九去看看,我想赠与小九。”(不要猎杀野生的动物,这里是错误的示范)

    松石会意。

    楚瑶眼前一亮,“六姐!”

    楚洛笑笑,“快去吧。”

    松石领了楚瑶一道离开。

    “我同母亲单独说会儿话。”楚洛又朝路宝道起,路宝同身后的宫女一道退了出去,西暖阁中就只剩了叶夫人同楚洛二人。

    叶夫人深吸一口气,温声道,“洛姐儿,我同你父亲和离了。”

    和离?

    楚洛懵住,“怎么会?”

    叶夫人莞尔,“因为,我们本来就不是夫妻,媛姐儿也不是你爹的女儿,你爹当年为了帮我和晋怀留下媛姐儿这个孩子,我们才作假成了亲……当年你爹背着你祖父和祖母偷偷学医,就和晋怀是师兄弟,他们师兄弟二人感情很好,我也是那时候同晋怀一处,才认识的你爹……”

    楚洛整个人都愣住,这些,怕是连祖母都不知晓……

    但转念一想,又似是有迹可循,母亲一直在外静养,父亲和娘感情很好,母亲父亲一直相敬如宾,她其实也隐约觉得,太过相敬如宾……

    眼下,楚洛似是才想明白。

    “可是……”楚洛轻叹,“怎么会?”

    叶夫人微微垂眸,似是想起早前的事,眸间还有碎莹在,继续道,“叶家是京中的世家,我是叶家的嫡女,家中不会同意我和晋怀的亲事。所以,我同晋怀偷偷成了亲,拜了天地,你爹当的主婚人,成亲后,我同晋怀去了南边,南边一场大旱,死了不少人,后来生了一场瘟疫,晋怀本来可以离开的,但医者父母心,他留了下来……只是,再也没有回来……”

    叶夫人再度深吸一口气,眸间氤氲似有些化解不开,“那时候你爹赶来见了晋怀最后一面,我当时有身孕在,晋怀没让我见他最后一面,怕时疫传染我和孩子,就这样,我和晋怀天人永隔,但腹中的媛姐儿是晋怀的血脉,我想把媛姐儿生下来……”

    叶夫人哽咽。

    楚洛怔忪,递了手帕上前。

    叶夫人接过,拭了拭眼角眼泪,遂才继续,“我那时被家中人寻到,为了保住腹中的孩子,你爹出面认下了媛姐儿,说是同我情投意合,但因为你祖母不准他行医,他同我两人想私奔离开京中。叶家也好,建安侯府也好,都不丢不起这个人,最后你爹同我成亲,保下了孩子。但因为孩子是早几月就有的,又怕旁人知晓,牵出早前的事让两家丢人,我便以养病的理由在外修养。你祖母本就觉得此事难堪,所有我不在侯府,你祖母其实更愿意,而我生下媛姐儿后,就一直以养病的理由没有回来,你祖母也一直觉得我是因为不好意思留在侯府,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同你爹,一早就想好日后和离,但希望是在媛姐儿安稳出嫁之后……晋怀不在了,但你爹希望媛姐儿嫁户好人家……”

    叶夫人说完,楚洛还未全然反应过来。

    叶夫人伸手握住她的手,“洛姐儿,你不要怨你爹,他心里一直都只有你娘一人,也愿意,为了你二哥和你,隐瞒下所有的事情。你爹那时是要同侯府分家的,但先帝忽然追查陛下母妃遇害一事,正查到洛抿头上,洛抿过世几年了,死无对证,你爹要保全你和你二哥,就不能在当时分家,引人注目。而你祖母是个极其聪明的人,她虽然不知道最终的实情,但隐约察觉,你爹因为你娘的事情,有把柄在,逼你爹妥协,你爹不敢在风口浪尖上离开,或者送你们离开……但你爹如何护你,这后宅之中,也不可能时时在你祖母跟前护着你,所以来寻我,问我能不能回府,照看你和连哥儿……”

    楚洛伸手捂住唇边,眼眶微红。

    耳旁,叶夫人继续道,“我回了府中,将你二哥认做二房的嫡子,又因为叶家的关系,你祖母不好说什么。后宅里,有我在,你祖母也不好直接管束你,虽然她待你苛刻,但至少不好像早前一样,动不动就用戒尺打你。你二哥同叶家走得近,侯府为难不了他,你爹担心的是你。你自幼生得好看,你祖母生了旁的心思,提了好多次你的事,想过同惠王府,宁王府攀亲,你爹都拒绝了,但你娘的事情在,你爹不能明着和你祖母冲突,只想着你的婚事能拖一日便拖一日,等到过了待嫁的年纪,借故带你离京,而后就不回来了……只是你们去东昌侯府后,朝中生出许多事……再后来的事,你便清楚了。能替你娘翻案,便是替你和你二哥正名,是你爹最大的心愿。所以你爹想也没想,便同陛下一道,你离京的第三日上,便在宫外击鼓鸣冤,重提洛抿一事,直至后来扳倒温家。你爹在大理寺牢狱里染了一场风寒,拖拖拉拉了几个月,刚刚好些,北关出事,他很担心,是陛下同他说,一定带你安稳回来,洛姐儿,你爹是护着你们兄妹的……”

    楚洛眼泪早已泪盈于睫,只是没有哭出声。

    叶夫人叹道,“如今媛姐儿已经出嫁,你和你二哥也不用你爹再护着,我同你爹便和离了。这些事情,你爹不想我同你提起,但我想,你应当知道。从你娘过世之后,你爹一直忧思,身体一年不如一年,有时间,多看看你爹。”

    楚洛颔首。

    ……

    直至叶夫人带楚瑶离开许久,楚洛都在西暖阁内没有动弹。

    “娘娘……”松石担心。

    楚洛摆手,“我没事,我想自己呆一会儿……”

    楚洛言罢,松石拱手应是,这才退了出去,就在西暖阁外候着。

    楚洛伸手捂住鼻尖,良久才止住眸间盈盈水汽,娘没有错待爹,爹也念了娘亲一生。所以,娘亲在的时候,才会同她说,要相信世上有一生一世一双人……

    楚洛亦想起方才母亲说的,为什么祖母会厌恶她和二哥。

    因为祖母“怕”娘亲。

    是因为娘亲曾句句戳到祖母的心窝子处,“为什么总要插手孩子的事,你是他们母亲,但不是他们的全部,你会亲手毁了他们。你觉得自己心中总是向着建安侯和世子,但其实他们做任何事情都要受你掣肘,永远都不是真正的建安侯和世子,若是有一日你不在,或是你判断错,那他们会为你承担所有的后果;你口口声声为了逢临好,坚决不让他从医,好似只要他答应你,不告诉旁人行医的事,你就默许他,那你究竟是逢临好,还是为了建安侯府的名声?但你知道他救过多少人?试过多少药?你作为一个母亲,你根本都未认真了解过你儿子!而三房呢,你心中应当别旁人都清楚,养废了!您有什么资格,说逢临不对……”

    因为娘亲说出了她所有害怕的事,所以祖母才讳莫如深。

    娘亲死后,这股厌恶和害怕,便转嫁到了二哥和她这里,只是二哥是二房嫡子,祖母又时时标榜着嫡庶有别,所以处处针对的都是她……

    但却不针对府中旁的姑娘。

    原来,都是因为这些缘故。

    但娘亲早前说的所有事情,如今都变成了现实,是祖母没有听。

    母亲今日入宫说起的事情,在她心中掀起道道波澜,却也让楚洛,心中从未有过的信念和温暖……

    ***

    早朝上,诸事奏听。

    北关一役,长风大胜,又北上,以极小的伤亡取下几城,回击了巴尔,长风国中欢呼雀跃。苍月同长风一道出兵,更让朝中吃了一枚定心丸,也对文帝吃了一枚定心丸,越发觉得即便太傅不在,温家倒台,但文帝一步步走来,已不是早前的东宫,而是可以掌控全局的帝王,应对内忧外患……

    长风大捷,北关保全,朝中一派喜气,就等几日后的端阳佳节,在龙舟会上论功行赏。

    临到退朝,赵路知却忽然开口,“启禀陛下,老臣有事要奏!”

    朝中纷纷转眸,见是赵路知赵老将军。

    赵老将军已到了告老还乡的年纪,此次北关一役,应是赵老将军在军中的最后一场征战,也在北关立下了赫赫战功。

    赵路知突然有本要奏,旁人猜想应当是军中之事。

    在朝中,赵路知和安阳郡王,是两大执拗和倔驴,是平日最让陛下头疼的一个老将,还偏偏动不得……

    眼下,赵路知主动开口,又不知动了什么心思,众人在心中纷纷为陛下捏了把汗。

    李彻抬眸看他,目光隐在十二玉藻冕旒下,看不清神色,“赵老将军请讲。”

    朝中心中都知晓,赵老将军有战功在,陛下不好说什么,但陛下才刚回京,今日是复朝的第一日,赵老将军这倔驴的名声果真白给的。

    当下,眼见赵路知行至殿中,朝着殿上拱手,“陛下,渭阳侯世子,北关驻军副帅祁玉今日因故没有上朝,托老臣代他,替北关驻军和海奇百姓向陛下奏请。”

    “奏。”李彻淡声。

    赵路知掀起衣摆下跪,“秉笔侍书楚洛替陛下犒赏三军,恰逢此番北关之危,楚洛在北关与驻军共同御敌,救下不少海奇百姓和驻军性命,深受驻军和百姓爱戴,也同老臣与北关驻军和援军将领一道,守下北关和海奇,楚洛功不可没。老臣代自己,代渭阳侯世子,代千千万万北关驻军和海奇百姓奏请陛下,请旨赐秉笔侍书宝玺受册,入主中宫!”

    赵路知言罢,朝中错愕。

    李彻也愣住。

    既而是谭源出列,“北关一役,末将在,末将附议。”

    叶亭风亦拱手,“北关一役,微臣,微臣附议。”

    而后是赵素,童贯,薛科,还有早前驰援北关的将领,逐一出列到殿中附议……

    既而是封相,“陛下,微臣也附议。”

    有封相牵头,朝中更多声音都相继出声,似星火燎原之势,很快的时间内,正殿中便悉数都是奏请附议之人……

    大监喉间轻咽,转眸看向李彻。

    十二玉藻冕旒下,朝中看不清李彻神色,只听他沉声道,“准奏。”

    第125章 大结局下:终章大结局(下)

    第一日早朝一直到午时前后才结束,  一下早朝,大监随了李彻往御书房去。

    北关一行几月,攒了不少事情要同封相几人商议,  沿路往御书房去,李彻抽空在路上吩咐大监一声,  “叫礼部的人来。”

    大监应是。

    今日早朝上,  百官奏请封后,封后大典上要宝玺受册,  诸事皆要由礼部来安排,  陛下是不想等了。

    大监心知肚明。

    大监唤顺子上前,“请礼部范大人来御书房一趟,  陛下宣召。”

    顺子应好。

    “还有……”大监凑到近处,  “你亲自走一趟,  将早朝上的事,提前同娘娘说一声。”

    “是,  师傅!”顺子会意笑笑,赶紧脚下生风而去。

    大监转身,  脸上笑意绵绵。

    他跟在陛下身边的时间最长,从陛下幼时回宫起,  先帝就让他在跟在陛下身边照顾。他是一步步看着陛下入主东宫,做太子监国,  而后登基为帝,  他是最知晓陛下心思的人。文山祭天遇刺,陛下醒来唤得那声“楚洛嫁我”,陛下心中就装了一人。从东昌侯府起,陛下同六小姐一路磕磕绊绊,又是惠王之乱,  宁王之乱,既而是温国公出来搅局,再有……即便陛下未曾提起,他也猜得到的洛抿一案。太傅不在,陛下每一步都走得不易,否则也不会将秉笔侍书都搬了出来,但终究,北关一役,六小姐让朝中刮目相看……

    赵老将军和驻军、北关百姓奏请的封后,远不同于陛下自己下旨册封的中宫,是民心所愿,军心所愿。

    这样的中宫,远比册封的京中贵女要来得稳固,威望……

    大监深吸一口气,悠悠叹了叹,暖春四月,真是春暖花开了……

    *****

    “恭喜陛下,得偿所愿。”封连持执礼。

    李彻脸上久违的笑意,稍许,“辛苦封相这一阵在朝中操持,让朕没有后顾之忧。”

    封连持躬身,“陛下与微臣有知遇之恩,微臣定当竭尽所能,如今朝中温党已处,各地的世家见陛下手段,也纷纷不再阻挠新政一事,这两月,新政推行尤为顺利,初见成效,假以时日,长风定当国力强盛,未来可期。”

    李彻踱步上前,“长风未来的路还很长,封相,你要与朕同行……”

    封连持再次躬身,“微臣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李彻伸手扶起他,“若是太傅在,就好了……”

    封连持笑道,“太傅若是能见到,定然欣慰。”

    李彻淡淡垂眸。

    “陛下,赵老将军来了。”大监入内。

    “快请。”李彻应声。

    今日早朝上,赵路知的一番请奏,得了朝中和军中众人的连翻附议,也为楚洛入主中宫铺平了最后的路。

    他原本是想借着洛抿一案翻案,借母妃的嘱托,和洛抿的救驾,扶楚洛至中宫之位,虽不尽人意,却至少有处可寻。楚洛有身孕在,他不想委屈她和孩子太久。他早前同她说起的年关很快,其实不假,五月准备,择六月和七月其中一吉日行册封大典,从此以后,她便是他名正言顺中宫,中秋宫宴惯来由中宫操办,那时起,楚洛便是后宫之主。

    赵老将军今日的奏请,他是没想到。

    赵路知的脾气,朝中皆知,若非他自己认为对的事,九头牛都拖不住他……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