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之不得 - 第149节 云鬓挽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

    回到府中,陶姨娘在苑外等他们回来。

    “娘!”楚瑶和楚颂霄见了陶姨娘,都扑了过去。

    陶姨娘让身边的管事妈妈带了两个孩子下去,战战兢兢,鼓起勇气道,“老爷,妾身伺候老爷歇息吧……”

    若是夫人在,她定然不敢。

    但如今夫人已经离开,这府中,她就是女主人……

    今日中秋是个契机。

    楚逢临看了看她,淡声道,“你同我来。”

    陶姨娘心花怒放。

    只是行至书房中,陶姨娘又觉何处不对,“老爷……”

    楚逢临从厨房中的柜匣中,取出一份身契递于她。

    陶姨娘接过,整个人脸色都变了,“老爷要赶我走!”

    陶姨娘连忙跪下,心知肚明,应当是早前让楚颂霄去找楚洛的事情,触怒了楚逢临,连忙道,“老爷,我日后再也不做这些蠢事了。”

    楚逢临却上前,扶她起身,“我不是同你说这件事。”

    陶姨娘愣住,他扶着,便缓缓起身。

    楚逢临道,“拿着,这是你身契,还有这些银子,够你养大小九和颂霄,你可以寻人再嫁,也可以留在楚家,楚瑶和颂霄我会让洛姐儿照看,你不必担心,只是万事皆有度,有时会适得其反。”

    陶姨娘怔住,“老爷……你是要……”

    楚逢临道,“连哥儿在西关,洛姐儿在宫中,等洛姐儿的孩子出生,我就离京,四处行医,做早前想做的事,应当很少会再回京。”

    “老爷,我不要这身契,我和楚瑶,颂霄同你一起走。”陶姨娘话是如此说,但手中的身契和银票却攥紧。

    楚逢临看她,许久,才淡声道,“我是大夫,楚瑶和颂霄是不是我的孩子,我一清二楚。”

    陶姨娘僵住,瞬间脸色煞白。

    楚逢临温声道,“好了,出去吧。”

    陶姨娘吓住,抖着身子离开,而后又折回,“你既然知晓,为什么不戳穿……”

    楚逢临看她,轻声道,“人都有走投无路的时候,你是想保注子。”

    忽得瞬间,陶姨娘泪如雨下。

    这些年,她在后宅的伎俩,眼下看来,只不过小丑一般。

    陶姨娘跌跌撞撞离了苑中。

    楚逢临打开另一个匣子,里面是一叠书信,楚逢临每年中秋都会拆开一封,如今,已是十一个年头。

    “逢临,见字如人,又是一年中秋,连哥儿和洛姐儿可好?连哥儿贪嘴,月饼吃多容易积食,不要惯着他,不过,眼下孩子们应当都大了,也有自己的主见了,许是,连哥儿也不在你身边了。洛姐儿的婚事可有定下?我知道,你从小疼她,但我还是想说,婚事别这么早,给女儿寻个可靠的,值得托付的人,晚些成亲更好。这些年,你不易,你记挂我比我记挂你多,但若是可以,我希望是我记挂你更多……逢临,这是最后一封信了,中秋快乐,万事如意……”

    楚逢临泣不成声。

    ***

    日后很快到了九月,天气转凉。

    楚洛夜间都会多穿两件衣裳,避免着凉,只是有时一整夜都不怎么能睡好。

    李彻会起身,同她一道说话。

    “那你明日早朝怎么办?”楚洛担心。

    “早朝后,我在御书房寐一会儿就是,等小蝌蚪出来就好了,辛苦的是你……”他吻上她额头。

    楚洛靠在他胸前,记忆中的李彻一惯温柔体贴,予她尊重,亦予她温暖。

    “我昨日在御书房的时候,给孩子想了名字,要不要听?”他笑着看她。

    楚洛颔首,眼中盈盈期许。

    他伸手轻抚她的墨发,温声道,“李简。”

    李简?楚洛好奇,“儿子的名字?”

    李彻笑道,“儿子和女儿在我心中都一样,他/她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日后要肩负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大道至简,心若琉璃,这样的孩子不会差。”

    李简……

    楚洛笑笑,“我也喜欢。”

    李彻也笑笑,既而问上她嘴角,她亦伸手拥上他。

    ……

    九月初十,早朝时,内侍官慌忙从后殿入了殿中,“陛下,娘娘要生了……”

    李彻从早朝一路跑回。

    成明殿是天子寝殿,不能见血光,眼下,楚洛是在玉照殿。

    玉照殿外,太医,宫女,稳婆皆在。

    皇后临盆是大事,殿中一切都有松石照看着,早前太医都叮嘱过,一切尽然有序。

    李彻赶来的时候,殿中是进进出出的宫女。

    松石守在殿外,见了李彻,快步迎上来,“陛下,稳婆和太医都在殿中,太医查过了,娘娘胎位正。”

    这句话,似是一枚定心丸,让此时心中慌张不已的李彻仿佛有了底。

    殿外,亦能听到殿中的声音传来,李彻攥紧双手,双目通红。

    李彻在外殿来回踱步,心情一刻不能平静,而听得越久,早前的喜悦越被殿中声嘶力竭的声音冲淡。从来女子生产就不是容易的事,都是在鬼门关走一遭,他不敢想楚洛遭了多少罪……

    直至破晓时候,殿中才传来一声婴儿啼哭声。

    生了……

    李彻不由起身,稳婆出来,只说了一句,“恭喜陛下……”

    还来不及说下一句,李彻已冲入殿中。

    “陛下,是小皇子!母子平安。”稳婆正好行至他跟前,他愣愣接过,看了一眼,而后朝床榻上看去。

    已有旁的稳婆在帮忙清理,身前稳婆道,“陛下稍后。”

    李彻颔首,在殿中抱着小蝌蚪看了好些时候,等稳婆唤他,当即抱了孩子上前,“楚楚……”

    楚洛疲惫睁眼,“阿彻……”

    李彻上前,“看过小蝌蚪了吗?”

    楚洛点头,“长得好像你……”

    李彻眸间氤氲,“分明像你多些……”

    两人都莫名笑笑。

    李彻将孩子抱得更低些,好让她看清。

    楚洛轻声唤道,“小阿简……”

    小蝌蚪果然睁了睁眼,虽然就这么一瞥,但楚洛和李彻还是笑开。

    “他刚刚睁眼睛了!”楚洛激动。

    “看到了!”李彻笃定。

    楚洛伸手,抚了抚他眉间,“好漂亮的眼睛……”

    “像你一样。”李彻吻上她额头。

    楚洛看他,轻声道,“阿彻,我有些累了。”

    李彻绾过她耳发,“休息一会儿,我和儿子就在这里陪你。”

    他似是总能猜到她的心意,予她暖意。

    她嘴角微微勾了勾,缓缓睡了过去,似是疲惫里亦有踏实安稳……

    她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已是翌日晨间。

    小蝌蚪还在身边,李彻也在一侧守着她。

    似是怕吵醒她,衣裳都未宽,一侧就是小蝌蚪。

    父子二人入睡时候的模样,近乎一模一样,楚洛想笑。

    楚洛似是许久未曾这般仔细打量过李彻了,他五官生得很精致,她不由想起初见他的时候,月色清幽,月华铺满前方的路,他手中拎着灯笼,缓缓走向她,灯笼的光亮映出她的影子,正好投在她身上。她抬眸看向他,靛青色的龙袍,玉冠束发,五官精致,身上透着帝王的气度,亦有年轻俊逸和淡然柔和,风华绝伦……

    她偷偷撑手起身,亲了亲小阿简的额头,小阿简晃了晃头,微微打了打呵欠。

    楚洛又凑近些,吻上李彻额头。

    ***

    小李简的到来,让整个宫中都全然不同。

    楚洛更觉日子仿佛过得更快了些,分明才九月,一晃便已是年关。

    年关时候,午时要在成明殿鸣鞭。

    去年的时候,是李彻同楚洛一道,楚洛点的鞭炮;今年又多了小李简,只是李简尚小,近处会怕,也怕鞭炮伤到他。

    楚洛抱着李简站在稍远些,今年换作李彻点鞭炮,一气呵成,诸事顺遂。

    昨日下了一场大雪,依旧是瑞雪兆丰年。

    鞭炮声阵阵,又透着浓浓的年意和喜庆……

    年关夜里,睡得最早的是小李简,路宝和子桂抱下去照看,李彻和楚洛在一处守岁。

    去年便是下五子棋,贴了楚洛满满一头。

    今年,她贴了他一头。

    她拨开他一脸纸条,眸间都是笑意。

    忽得,窗外烟花绽放,是子时守岁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