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屌萌妹 - χτfгêê㈠.cōм 解馋都给我 抢女主男人 H 1V1 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唔——你放开我!”

    “啊——”床位铁栅上的束缚带被扯过来,扣上了女人的皓腕,那么细,却逃都逃不开。

    病床实在是太窄了,衣料摩擦间带起火花,舒醉臣的额角溢出了细密的汗珠,眼泪不止。

    “我真的没有糖!”

    “骗人!”

    “哥哥说了,骗人的小孩是要被惩罚的!”

    “你不给我,那我就自己找,找到了,我就惩罚你!”

    男人的手开始在身上游走,“是这个吗?”

    大手抓上了胸前的饱满,舒醉臣身材丰满,平常都爱穿薄内衣,加上外套以后也看不出来,所性把胸垫都拆了,倒是方便了他。

    黑色的职业西装在身侧,白丝绸内搭薄得不成样子在凌辱间揉碎,男人的掌心贴上去,很快就感受到了那点异样。

    “唔——不要,那个不是啊!”

    “骗子,”指尖揉搓着那一点,试探性地拉拽。圆圆的硬硬的,分明就是糖。

    “唔,别捏了,好疼……真的真的不是糖。”手腕被箍住,舒醉臣哭到没力气,动都动不了。

    那家五岁小孩会这样啊?

    男人从腰沿撩出她的衣服,开始一颗一颗解着扣子,手脚却跟不上大脑。行动笨拙,耐心又差得要死,才一会儿就烦躁的要把碍事的扣子扯破,毫无怜香惜玉之意。

    “嘶拉”一声衣扣挣开,布帛破碎,白玉般的身体暴露。

    “周少爷有严重的暴力倾向……”许是衣服撕裂的声音过于尖锐刺耳,触碰到了大脑的某根神经,忽然,这么一句话冲入大脑,舒醉臣不由睁大眼睛,一股恐惧席卷  。ℕρяōūщē.ōяℊ(nprouwen.)

    凉意传来,女人咬着牙颤抖,怕得要死。

    暴力倾向……万一他发现真的没有糖,那她……岂不就凉凉了。

    自己比谁都清楚,精神病人根本毫无理智可言,他们只会按自己的想法来。他极有可能会失手伤了自己!

    “周景?,景?,你冷静一点”

    “冷静!”

    冷静……他不要冷静!

    每次只要一听到冷静这两个词,他们就会给他打针,好疼!好疼!动都动不了。

    “不要!不要给我打针!”

    “??怕,怕打针,不要,不要打针”

    “我乖的,我会乖的”细腰被搂起,男人伏在她身上,紧紧抱着她,紧到无法呼吸,他在害怕,害怕到了极点,“不要,不要给我打针……”

    “好痛,好痛……”黑色的脑袋抵在她胸前不停转动,摩擦着紧贴着女人因为出汗而带上凉意的肌肤,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样子。

    “我好痛……”近乎嘶哑的哀号,沙漠里的垂死的人看到绿洲般,无尽渴求着,渴求她的庇佑……

    舒醉臣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

    是啊,他……他还是个孩子,或者说,是个没有伦理观念的傻子。他只是想要糖,这些对她非分的行为,都不是本意。

    舒醉臣瞬间就放松了下来,柔声安慰道:“好,好,不打针,不打针。”

    “想吃糖对不对?放开我好吗,医生带你去吃糖糖,就在办公室里面,就是刚才??去找我的地方。”

    “嗯……糖…吃糖”英挺的鼻尖抵在女人乳沟处,一股奶香扑来,醉人心扉。“真的,真的会带我去吃糖吗?”他伏起身,长臂撑在女人的耳侧,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的眼,眼尾微红,几分探究。

    “嗯。”

    男人另一只手还在她腰下,拖着她软成水的身子往上抬,声音沙哑又低沉,“那这一次,全部都要给我。”

    “我要全部的糖。”

    一颗,是不够的。

    “好…全部都给你……给你……别……别抬了”太难受了,女人仰起颈哭得更狠了些。腰被拖着高高拱起,全身的力量好似都落在那只要把她烫伤的手上。

    身下的娇娇泛起红潮,小腰撑在自己手上乱动,眼角泪珠涟涟,她似乎很难受。

    周景解开束缚带,帮她扣好扣子,把人抱到自己身上,手伸进衣服里抚着她的背,慢慢哄“乖孩子……不哭……”

    “外婆疼你……”

    ……外婆你妈,狼外婆吧。

    “我们,去找糖,找到了,我分你一颗。”周景?很高,单手拖着她的臀像是把她挂在了腰间。

    舒醉臣挣扎了一番,身子没了力气,带着劫后的软弱,索性乖乖揽着他的肩,走过门边时忽然叫道:“你的兔子……”女人的声音很弱,“掉……掉地上了……”

    男人循声低眸看了一眼,果然有一只玩偶兔子滚到了床下,他面无表情地揪着兔子的耳朵把它拎起来,塞进女人怀里,满意地看着依偎在怀里的她。

    “小紫兔和小白兔”他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

    “哪里来的小白兔?”奇奇怪怪,舒醉臣乖乖抱着巨大的星黛露,皱眉。

    她给他注射的阻断药物并不会致幻啊,他这是哪儿看到的小白兔?

    他一定是又犯傻了!

    舒醉臣心里暗暗把男人的实际评估值智商降到了叁岁,并发誓她下次一定要好好叫他“男女授授不亲”。怎么能脱自己大嫂的衣服呢?要脱也该是脱女主的衣服啊!

    “叼来的”舌尖舔舔口腔里的尖牙齿周景?,搂着她的臀往上抬,正好让女人清温热的呼吸钻到自己的耳边。

    叼来的,那应该是做储备粮,这真是个贪吃的小孩。舒醉臣懵懵懂懂地想。

    下次请他吃爆炒兔肉……兔头也行

    VVIP区离院长室很近,加之为了保护有钱人的隐私,整个VVIP通道都没有设监控。舒醉臣索性让这个傻子给她当了一回脚夫。

    傻子看起来瘦瘦的,力气大体力也好,抱着她走到办公室门前还是呼吸平稳,一点汗都没出。

    “我去找糖,你就站在这里不要动,我很快就回来。”舒醉臣把兔子塞回他手里,赤着脚往办公桌后面跑。

    “糖糖糖……花花味彩虹糖……”女人翻找着。

    完了……她给吃完了……

    抽屉里只有一个空瓶子,舒醉臣颤巍巍抬眸,看了一眼周景?。

    万一他知道没有糖,又把她绑在床上怎么办。

    上一秒被禁锢在床上的感觉还历历在目,腰上的软肉还带着男人掌着自己时留下的灼热,她还记得那双在黑夜里闪着猩红的眼睛,流露出的神色是让人感到窒息的疯狂。

    万一自己没办法安抚他被他时候掐死在床上怎么办?没办法了。

    女人抖着手打开另一个柜子。

    注射器,镇定剂……

    舒醉臣快速拆开包装,抽液的手一直在抖,差点哭着扎中自己。

    “找到了吗?”

    “啊!”身后忽然传来他的声音,女人吓了一掉,握着手里的针管坐在了地上。

    被发现了。

    “你……”

    舒醉臣来不及犹豫,一针扎了上去。

    唔——”男人闷哼一声,不可思议地看向扎进自己手臂的针管,眸色翻滚,眼底酝酿着愠怒,“你!”

    冰冷的液体注入体内,熟悉的刺痛感。

    周景?紧紧抱着怀里的玩偶,痛到浑身蜷曲,最后高大身轰然躯倒在地上,到最后一刻还在看着她。

    为什么!那糖哄他的人,要给他打针。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智力低下的周景?怎么也想不出答案,只觉得这一次的针比以往都要痛。

    他下次,再也不要吃糖了。

    再也,不要吃她给的糖了。

    傻子生闷气。

    好期待舒医生被压在兔子上干的样子。

    想想而已啦,前期走剧情。

    后面教小傻子生理课嘿嘿……

    思量了一下还是掏空存稿给大家解解馋,大家快看,回来就删了。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