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月亮 - 第1页 嫁给黑莲花霸总后我后悔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现代情感] 《嫁给黑莲花霸总后我后悔了》作者:枕月亮【完结】

    文案

    患有轻微社恐的林知安为躲避父母强嫁而躲进深山老林里。

    在一天雨夜,她救了苏佋。

    男人绅士谦和,剑眉星目,气质温柔得像月光旁的轻雾。

    他养病时曾说:“为了报答知安,我可以做任何事。”

    看着斯文无害,品貌上乘的苏佋,被父母逼进死胡同的林知安动起了脑筋,脸红红羞怯怯地问:“那……那你能和我结婚吗?”

    “当然可以。”

    婚后,被父母抢去存款的林知安开始精打细算过日子。

    然而有一天幽闭的山谷闯入了一列排场浩大的豪车。

    苏佋轻扶着她的腰,笑得温柔宠溺,“安安,我们回家。”

    这时林知安才知道,原来苏佋并不是身无分文的骑士,而是货真价实的王子。

    莫名其妙嫁入豪门的林知安终于不用被琐事烦扰,工作也变得顺遂起来。

    然而苏佋愈发温柔的表面下藏着一座病态的牢,犹如恶鬼般蚕食林知安的自由。

    暴风雨前夕,他痴迷地亲吻着林知安的眼睫,低声呢喃:“安安以后只看我好不好。”

    林知安惊恐地把离婚协议书别在身后,乖顺地应了一声“好”,心里却盘算哪个日子逃跑比较容易。

    *

    遇到林知安之前,苏佋凉薄冷情,善于算计,不懂得失。

    遇到林知安之后,他才知道,世上会有一个人,和她隔着一毫米的距离,也会觉得远。

    社恐乖软佛系少女x白切黑伪君子霸总

    SC/先婚后爱

    【高亮】

    *主角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一切情节皆是脑补产物,小可爱们不要代入现实哦~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恋爱合约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知安,苏佋/霍司佋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后悔药被老公扔了。

    立意:每一个人都值得被爱。

    第1章 不知所措的第一天

    翕水镇靠淮山山顶有一处闲置的房子,构造类似小洋房,那地段离镇上远,没什么人来往,树木又多,就显得阴森森的。

    前不久,这房子终于租出去了,把房东太太高兴了好一阵。

    租户是个小姑娘,白净瘦弱,戴着一副大眼镜,说话轻声细语,说不上顶漂亮,但乖得不行。

    房东姓陈,可怜小姑娘一个人孤零零住着,时常拿些好吃的送去,但她总是不肯开门,看着像是很怕人。

    这天房东又烤了些地瓜,挑两条矮胖的连同刚送来的水电费单子敲了二楼的门。

    “小林啊,这个月的账单我拿来了,你方便开个门吗?”

    门底下漏光,一道细长的影子从门缝中移过,杵在门口不动了。

    那端声音糯糯的,像是咬一口就能沁出汁的水蜜桃,甜得紧。

    “陈阿姨……您把单子放在外面吧,我……我一会儿出来拿。”林知安手搭在门把处,有些局促。

    陈阿姨:“可是我还给你拿了两个地瓜呢,放在地上太脏了,你这孩子,我又不会吃了你,快出来快出来。”

    林知安踮脚凑在猫眼处往外看,凹凸镜中只映出一个胖胖的身影,思索了几秒,才打开一条缝。

    她手上一重,饱满的地瓜又香又软,甜腻的味道直冲鼻尖。

    陈阿姨笑说:“水费没多少,电费比较多。小林你白天出门要注意空调啊风扇啊有没有关,像你们这些年轻人打拼不容易,能省一点是一点。”

    说完她侧着身子往里看:“咦?你这么早开灯的啊。”

    林知安点点头,乌黑的长发挡在她的侧脸,很容易就掩去了她的表情,轻轻地应了一声: “嗯。”

    电费多是因为她白天也拉着窗帘,屋里太暗只好点着灯,但她很少和别人解释这些。

    陈阿姨点了点她手里的地瓜:“我自家种的,好吃你再问我要。”

    林知安脸有点红:“谢谢陈阿姨。”

    她不太习惯和人对视,余光在账目表上巡视了圈,有些磕绊:“我……一会儿就把钱打到您支付宝上。”

    许是她低眉顺眼的样子过于乖巧。

    房东太太的语气像怕吓着她似的和缓很多:“钱不着急的。这房子很多年没人住了,我还怕你住不惯。小林你是刚大学毕业吧?看你像城里人,要不是紧着用钱应当也不会住在这里,什么时候方便再给。”

    林知安点点头。

    “我看你楼下的锁坏了,下周等我儿子回来再让他给你修。”

    “好。”

    陈阿姨顿了顿,往里瞥一眼:“你隔壁房间还空着,用不用我再帮你找个室友分担下房租?”

    林知安像见鬼似的抬起头来摇了摇,语气弱弱的但很坚决:“不用了阿姨,我习惯一个人住。”

    “行,那我走了啊,地瓜你趁热吃。”

    林知安关上门,肩膀一塌,整个人瞬间放松了好多。

    她在书桌前坐下,又看了一眼手里的地瓜,心里暖融融的。

    她从蘅市跑到翕水镇,确实是有缘由的。

    但不像陈阿姨以为的没钱租房子。

    三个月前,她被家里逼婚嫁给一个富商,父母想拿彩礼钱给弟弟凑房子首付。她本已经习惯家里重男轻女,也不算意料之外,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富商已经去世了,做的是冥婚。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