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犬 - 第7页 终场游戏[综英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没有营养液吗?那种明明没味道但喝进肚子里就会饱的东西?超级英雄都出现了,在梦里梦见星际常见设定也不过分吧?

    肯不再说话了。他带着沉默的气场走回意识空间,用一种温和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不赞同。

    肯。希斯莉戳戳他,就像试图用手挽留一束风。肯,她小小声的叫,你生我的气了吗?肯?

    人是不可能抓住风的,但肯的意识最终停留在她的掌心。

    那些高大的树木轻轻摇晃,希斯莉头顶月光明亮,耳边水声絮杂。

    ——希斯莉。

    肯的沉默被拖的格外长,他像是不知道要怎么劝她,又不能去碰那些不会愈合的伤口,最后只剩下无可奈何。

    ……你不能一直这样。

    一直怎样?

    这话说的很轻,但希斯莉依旧觉得被刺痛了。

    在那一瞬间,希斯莉几乎想要用言语反击回去了,直到她意识到肯就是另一个她。肯了解她的全部。

    他没有理解不能,他不是在指手画脚,他会真正地感同身受。

    肯,我吃不下。

    希斯莉轻声说,那种对肯撒娇的甜蜜腔调消失殆尽。

    与此同时,她走上广场台阶,姿态轻盈,风眷恋地缠着她的裙摆,然而她面无表情,旁人只能看见她垂下的长睫。

    她像一只忧郁的白鸟,做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好像就是吝啬微笑的一点温度,永远不愿意为谁选择停留。

    我吃不下,这股永远消不下去也检查不出来的低烧让我浑身无力。而且你知道吗?它让我想起我临死前的那四天,而且是每时每刻。

    我就死于这场孤独的高热。

    肯为她选的这条裙子想必价格不菲,不然奢侈品店的店员不会这么积极的欢迎她入内,并对她露出亲切的笑容。

    希斯莉很快选中了另一双细带高跟,把只是沾了一滴泥水的天鹅绒玛丽珍鞋踢到一边。

    黑金色的细带取代了星空蓝,可裙子和这双鞋又风格不搭。

    ——买。

    许久没再出现的肯此时忽然上线,明明是同一只希斯莉,肯明显更有冷静的大佬魄力。

    好哦。

    被肯捏住了命运的后颈皮,希斯莉乖乖放弃思考。

    难道是捏人的时候加点加的不同?

    肯从哪来的资产,该说不愧是她自己的梦,还是说她才是副人格?

    但肯也是真实存在的。

    …

    希斯莉表面顺从的听了肯的品味,然而实际上,她边躲到更衣室换裙子边同时胡思乱想。

    只要十分钟没叫停希斯莉,肯看她的思路就跟学渣高中开小差一抬头看见数学老师黑板板面是一个心情。

    ——喜欢这条?

    很漂亮的裙子,我喜欢它的质感和颜色,只是不太习惯穿镂空设计。

    ——你很美。

    肯平静地告诉她。

    试衣间的灯光是明亮的暖色调,肯给希斯莉选的是条墨绿色的丝绸长裙,领口只是开到锁骨,但背部用纱质面料设计成镂空,裙角上绣着零星白山茶花。

    她提着裙摆转了一圈,被这样深和华丽的颜色一衬,腰身更是纤细,处处肤色如雪。

    希斯莉自己动手,把有点碍事的长发顺手盘了起来。她走出试衣间,迎上来的店员连声称赞她的美貌与气质,但希斯莉只是抽出钱包,动作迅速地付了款。

    低烧折磨着她纤细的神经,这一条裙子已经让她疲倦到对无意义的对话感到不耐烦。

    身姿单薄的女孩儿恰好站在一盏小小的聚光灯下,对殷勤的店员不怎么搭腔,不自觉颦起的细眉和散漫的视线暴露了她的忧郁和神经质;然而这些无损她的漂亮,只凭白增添了她的魅力。

    谁看到她都会想要抚平她眉间的,她在忧郁些什么呢?又是什么让她露出这种脆弱的表情?这样的女孩儿明明应该被养得再优渥一些,再烂漫一些。

    十分钟后,希斯莉提着装好旧衣服的礼品袋离开了这家店。

    新裙子和干净的鞋提升了她的心情,被店外的冷风一吹,即使是有害无益的,她温度滚烫的脸颊也稍微冷静下来。

    一缕黑发被她不自觉衔在饱满的唇边,她又漫不经心地拂去。

    广场上,人群在三三两两散去。天边积云翻滚,强烈的、鼓胀的风,带来灰尘和湿润的气味,让希斯莉眯了眯眼。

    不用肯出声提醒,她已经看见了在逼近的黑云。

    纽约很快要下雨了。

    ——去找地方躲雨,你不能受凉。

    在肯的意识出现的一瞬间,希斯莉忽然感到,一种奇异的推动出现在她乏力的身体中。直行,左转,再右拐……希斯莉自己根本不知道她要去哪,这一切就像是肯接管了她一样。

    躲在意识空间里咸鱼的希斯莉感到由衷的快乐。她“看着”自己,说什么也不想再出去了。

    肯,你真好。希斯莉甜蜜地微笑着,她对肯毫不吝啬撒娇和赞美。

    回应她的是肯无声但温柔的意识交互。山林间的夜风若有若无吹拂,夜晚宁静,它单单为希思黎停留。

    ——希斯莉,再走过这个拐角,你就能到那家咖啡店躲雨了。

    肯只休养了一天不到,希斯莉深表理解,并为此悲痛万分。她感受着贴心接管慢慢消退的滋味,才放松了三两分钟神经,又要承受仿佛钝刀子割肉的低烧状态。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