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犬 - 第9页 终场游戏[综英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好在美国队长不是惜字如金的类型。

    “你睡了整整一个下午,为了给你办住院手续,我不得不借用了一下你钱包里的身份证明,史蒂夫·罗杰斯的名字也不是万金油。”他微笑着开了个玩笑,拖了张椅子坐到她床边,这是一个很合适的距离,显得关怀,又不过分亲昵。“来,喝点水吧。”

    大手握着玻璃杯凑到她唇前,水冒着微微的热气,是温的。

    希斯莉一时间竟觉得自己像被饲养的画眉鸟,在主人手上的搪瓷缸里艰难嘬水,可她的手还在被子下神经质地发抖,根本使不上力气,只能一小口一小口低着头喝。

    这场景并不暧昧,更多的是某种奇怪的关爱,仿佛美国队长正身处某种猫狗领养机构,然后她在被热心肠的好心人悉心照顾。

    史蒂夫也确实出神了那么两秒。

    这个小女孩儿,她才那么小,身份证明上,她刚满十六。她漂亮的像朵柔嫩带露的花,合该被精心养护;但现在这朵花却呈现出了即将凋零的颓态,在小巷里的时候,她的背,她的手臂,那么消瘦,连轻轻拍起来都是硌手的。

    她刚刚从梦里惊醒之后的那个眼神,那样骨子里透出来的的凄楚和惊惶,见者难忘。

    这让美国队长生出了一种恻然之心。

    “谢谢你。”

    喝光了满满一杯水,缓过劲来的希斯莉乖乖向美国队长道谢,然而这一句话就足以让她嗓子剧痛,没办法多说任何一个字。

    她声音飘忽而虚弱,如果不是美国队长这样的听力根本无法听清,更像寒冬夜晚被困在车底盘急需好心人拯救的小猫崽了。

    希斯莉的长睫忽闪忽闪,病痛突如其来,肯不在,她来不及思考更多,便又再一次感到了困倦。

    “睡吧,希斯莉,护士摁铃在床头。”

    史蒂夫看出来了,他温和的替她掖好被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摸了摸枕头上小女孩儿凌乱的黑发。

    她睁着困倦的眼睛望着他的方向。

    “我明天再来看你。”他承诺到。

    希斯莉就安心把眼睛闭上了。

    病房有一盏夜灯亮着,窗帘也是拉严的,房间雪白而明亮。但等史蒂夫从病房出来,走廊窗户外光芒一派橘红,纽约俨然是傍晚时分。

    史蒂夫去找了医生,他想要询问关于希斯莉的病情。

    给希斯莉做了检查的是个表情严肃的中年女医生,从头发丝到制服扣子都一丝不苟,只有手上戴着一枚磨得亮亮的白金婚戒,看上去不是很好说话。

    但她没有拒绝史蒂夫关于“那个女孩儿怎么了”的提问。

    女医生把眼镜摘下来,擦了擦,放回口袋里。她皱着眉,但不是那种吓人的皱眉,她看上去也很苦恼。

    “我们给她做了血常规,等明天她的情况稳定下来,会进行更详细的检查。她有三个小时都在发高烧,但退烧药物在她身上完全不起作用,止痛药也是。”

    “史蒂夫先生,”女医生忧虑的、轻轻的叹了口气,“我们现在怀疑这种毫无理由的高热和昏迷是遗传病,或者是……基因缺陷。”

    这种猜测让他们都陷入了阴影的寂静。

    见到她的人都会为那个可怜的女孩儿感到悲伤,她是那么漂亮,又偏偏那么脆弱。这种脆弱是让人怜惜的,但凡有同理心的人都会希冀,一个生命也可以有盛放的机会。

    “……我知道了。”

    美国队长沉声道。他交了住院费,向医院外面走去。在下台阶时,他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看这栋夕阳下显得无限宁静的医院,某一扇合拢的百叶窗后,就是那个小女孩儿。

    他为此耽误了不少时间,但却奇怪的没觉得自己可以放手不管。不只是责任心的问题,而是她就会让人忍不住心生偏爱。

    只不过,史蒂夫还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大千世界里有重合的姓非常正常,他也刚刚醒来没有几个月,除了神盾局的一些特工外就没见过什么人了;在那张身份证明上,希斯莉是父母双亡。

    可她和那位隔三差五上花边新闻的哥谭市花花公子一样,长着黑头发和蓝眼睛。

    况且,她姓韦恩。

    希斯莉·韦恩。

    第6章 游戏

    一只冰冷的手抚摸着她的面颊。

    希斯莉慢慢睁开眼睛,她看见了肯。

    男人没有摘下面具,他静静地戴着它,好像和它密不可分,那是一张吊诡、惊悚的脸,希斯莉可以看清每一道裂纹里干涸的陈年血液,而他凑的这样近,他的呼吸都可以隔着面具传到她鼻尖,让整个场景看上去像什么历代级恐怖片。

    然而只是一只希斯莉在问另一只希斯莉。

    ——饿不饿?

    “不饿。”希斯莉露出一个柔软的微笑,她从被单下伸出还有些颤抖的手,轻轻地抓住了肯,把烧热的脸颊贴在上面。

    肯的体表温度很低,雨夜里的金属贴上去就会这样冷。

    “再过来一点。”她央求道。

    ——你在发高烧,希斯莉。

    肯躺进病床,把烧得滚烫的希斯莉圈进臂弯。希斯莉闭上眼睛,额头贴着他冰凉的面具,快乐的几乎要喟叹出声。我不舒服。她可怜巴巴的小声道,我全身都不舒服。

    肯没有说话。

    抱着她的手臂忽然圈得更紧了,希斯莉整个人都被埋进被子和肯组成的黑暗里。肯的呼吸声和心跳都是平静的,她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血腥气。但那并不讨厌,希斯莉告诉自己,那是肯的味道。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