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犬 - 第492页 终场游戏[综英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这就是一千年前发生的全部故事。

    现在,故事走向了它最终的收梢。

    随着刀锋第三次没入怪物的身体,这一次,就像用裁纸刀划开白纸那样,这只怪物的表皮被轻而易举破开,身体也越缩越小,从最底部开始,渐渐泛上一种石头似的灰色。

    ——————黑发青年低下头,将刀最后一次从怪物的躯体中抽了出来。

    热腾腾的黑血淋在他的手背上,又在转瞬之间变得冰冷。

    匍匐着的怪物高亢地喊叫了一声,那声音近似于一只猫垂死挣扎的声音;它似乎有一瞬间想要逃开,但最终还是没有动。

    也许是因为它太累、太虚弱了,在黑血渐渐朝着怪物的体外淌去时,它停止了一切挣扎的动作,仅仅是躺在地上,让死亡的面纱迅速降临。

    ——————几秒钟之内,那石头一样的灰色就蔓延到了怪物的腰际。

    直到此时此刻,该隐的眼泪才夺眶而出,一颗颗砸在怪物渐渐变得寒冷的身躯上。

    黑发青年步履蹒跚地走到它旁边,“哐啷”一声丢开了手中的刀,伸出双臂,颤抖着去拥抱怪物头上的小毛球。

    ————————在无尽的岁月里,这是诺瓦全心全意地爱过该隐、并依旧爱着他的证据。

    “诺瓦,对不起,”黑发青年一遍遍重复着,“是我丢下了你,对不起…………”

    鲜血一样猩红的夕阳缓缓沉了下去,地平面上,最后一丝金光被吞噬殆尽。

    巨大的银色月亮从西方升起,树影在她的注视下被拖出黝黑的影子,山谷中的狼藉被黑暗掩埋。

    ——————空气寂静,直到怪物的尸身彻底变成石头般的灰色,在该隐的指尖化成一层他抓不住的灰烬。

    该隐的声音被风吞没,他半跪下来,双手捂住脸庞,像每个和自己心爱的家人不得不说出告别的人那样,无声地哭泣着。

    带着血腥味的微风从青年的黑发上拂过,怨气构成的黑色巨龙从虚空中低下头,悲哀地凝视着该隐,低低清鸣了一声。

    【谎言契约:已完成(可随时调动查看)。】

    【隐藏任务解锁:1/?】

    “………”

    地狱的君主在虚空中看着那块任务面板,目光冷淡,看不出真正的情绪。

    第222章 保证

    【玩家意识已经可以选择回归虚拟人体了。】

    系统滴哩一声提示道。

    ——————谎言契约的闸门被关闭, 隐隐的控制感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着熟悉的、恶的力量在血管中再次涌动,像断了流的溪水被引入大地,亚巴顿的意识重新开始下沉, 落回这具流了泪又流了血的躯壳中。

    ——————等黑发青年再抬起头来,他的气场已经大为不同。

    随着黑色美瞳在眼中融化,他的面容不再像刚刚那样苍白脆弱, 只剩下让人无法直视的眩晕感和纯粹的邪恶气息。

    眼角的红晕已经淡去,腥红的血色重新回到他的嘴唇上,亚巴顿扭曲的影子在身后越拖越长, 他将被虚拟能量修复完成的手指握起,低头看了看,轻笑一声。

    “你不打算过来吗?”

    跟肯差不多高的黑发美人展开手臂,亲昵地问。

    恶魔的声音也听上去充满了蛊惑性, 然而在这句问话背后, 却藏着能够让任何人类脊背一寒的威胁。

    山坡那边,风愈发地大了起来。

    银发的天使站在寒冷而明亮的月亮下, 完美得像是只有神才能捏出的造物。

    丰盈的纯白羽翼从他的肩胛上生出, 迎着月光,加布里埃尔蓝紫色的眼眸像宝石一样艳丽, 也像宝石一样剔透空无一物。

    ——————当圣灵之翅彻底展开时,大天使朝着地面上的恶魔迅速俯冲而去。

    假如有任何人此时此刻存在于这个被半损毁的山谷,一定以为, 在天使与恶魔之间,要爆发出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

    毕竟一个拥有着极致的神性, 另一个看上去则完全堕入黑暗之中, 两张面孔注视间的张力足够让任何在场的第三人屏住呼吸。

    事实上, 只是披着山羊皮的希斯莉在普普通通地问披着天使皮的希斯莉。

    ——————你不打算来和我抱抱吗?

    加布里埃尔:*!*

    这句话放在大天使面前, 完全不是一个选择题。

    当加布里埃尔几秒钟内俯冲到亚巴顿面前时,后者不闪不避,将另一只自己连翅膀带人抱住。

    带着刚刚战斗时的血气,大天使炮弹一样撞进亚巴顿的胸膛上,紧紧揽住恶魔清瘦的肩膀。

    【圣灵之翅同步程度:0%】

    “………”

    六星级道具的光芒一瞬间灼伤了亚巴顿的手掌,地狱的君主眉头都不皱一下,让黑暗的力量从双臂上潮水般褪去,用重新变得洁白的手轻轻拍了拍加布里埃尔的背。

    “好了,好了……”

    他轻声说,自己的声音却也无来由的有些干涩。

    “这一天已经要结束了………”

    ——————无论该隐和诺瓦之间发生的一切让希斯莉们的感觉有多五味杂陈,至少现在,披着马甲的希斯莉们终于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真正开始。

    即使真相是疼痛的,但希斯莉们并不喜欢这样的谎言,哪怕是一个温柔得如同羽毛的谎言。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